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我做荷官那些年
我做荷官那些年

我做荷官那些年 瓮城老六 著

已完结 段时间毛头小子

更新时间:2020-08-14 03:31:55
独家完整版小说《我做荷官那些年》是瓮城老六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段时间毛头小子,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有一个赌鬼父亲,从小在他的耳濡目染下见识了大大小小的赌局,后来他因为无力偿还贷款选择自杀,我很想知道赌博为何会如此让人沉迷,带着这个疑问,我开始去接触赌博…… 赌局中的千术层出不穷,形形色色的赌徒尔虞我诈,让我带领大家揭开这一切的谜团……...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我和黑子赌了一夜,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们居然欠下了十万的赌债!

老板看在南哥的面子上没叫我们写欠条,只是说叫我们早些把钱还过来就行了。回到县城之后,这件事我也没敢和安莹说。

刚开始我和黑子还担心那些钱的事,可过了几天我们也就把那事给丢一边去了。直到后来那老板给南哥打了个电话,南哥找我和黑子把这事给说了。

记得当时南哥并没有骂我们,只是说既然欠了人家钱就想办法还上,一点也没有要帮我们出头的意思。

接着,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就让安莹知道了,那天我们狠狠的吵了一架,她说以后要是我再去赌就和我分手。

那时的我年轻气盛,哪会在乎她这么威胁我,我说分就分,有什么大不了的。之后她就搬出去住了,而我也继续上班,想办法还钱。

之后我和黑子只要一有点钱,无论多少就给那老板送去,有一天黑子和我在吃宵夜。他说我们这样还,要还到什么时候去了。我叹了口气和他说,我也不知道。

喝了几杯酒之后,黑子说南哥太不够意思,这些年为他打打杀杀,这点小事都不帮我们摆平。我们一个是他那最吃香的荷官,一个是最能打的打手,十万块都不值么?

不说还好,说了我也有些生气。聊了一会之后,黑子递给我一支烟,他说想搞点钱。我问他怎么搞,他说我是赌场荷官,到时候他找个生面孔,我们里应外合从南哥赌场弄点钱。

听了他这个主意之后,我吓了一跳。我说这要是被南哥发现,到时候非得弄死我们。黑子说,叫我放心,只要有他在,南哥动不了我一个指头。

现在想想,当时还是太嫩……

下定主意之后,黑子从外地找来了他的一个朋友。这个人叫阿祥,是个小偷,很好赌。听黑子说,这人偷东西是个好手,刀片什么的玩的很溜,只要在街上随便撞个人,就能把人家钱包给顺了。

我们三人开始定制计划,我负责在桌上给阿祥换牌,他负责赢,黑子负责跟在南哥身边,一有什么动静就提醒我们。

为了细水长流,每天我们弄的钱不多,也就七八千左右。这些钱在赌场什么都不是,我们三分完之后,还会拿一些钱出来做赌资,时不时输一些出去。

就这样搞了差不多半个月,我和黑子总算是把欠下的赌债凑的七七八八了。

那天安莹忽然给我发了条短信,她和我说叫我别去上班了,去她住的地方。我没回,她又发过来说什么我要出事了。

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眼皮跳了一下。心想难不成我们搞场子钱的事被南哥发现了?我赶紧给黑子打了个电话,把安莹给我发短信的内容告诉了他,说出了我的顾虑。

黑子在电话那头说叫我放心,南哥这边有他盯着,一点事情没有。

得到了黑子的话,我也懒得去理安莹了,心想她肯定是在和我赌气,想让我过去找她才发这些短信来的。

把手机关机了之后,我整理了一下衣服便上桌发牌了。阿祥还是和往常一样,换了筹码之后这里转悠一下,那里转悠一下,最终才来到我这张百家乐的台子。

由于我们都搞了半个月了,配合也很默契,我知道我接下来发的每一张牌是什么,也知道怎么让阿祥去赢。

我们商量过,只要我用食指敲打桌面,那这把就是庄赢,要是我用中指敲打桌面那就是闲赢。

而就在阿祥赢了几把之后,来了两个我不认识的人,他们叫阿祥出去说是有点事。我心咯噔的一下,心想难不成出事了?

就这么担心的想着,算错了一个客人的筹码,被大骂了一顿,还被投诉了,也就被换了下去。

一下桌,我就跑到了厕所开机给阿祥打电话。可怎么也打不通,都是占线,我急了给黑子发了条短信过去,问他有没有事。

黑子也没回我短信,我打电话过去没人接。我像热锅上的蚂蚁,实在没办法我给老熊打了个电话,问他知不知道黑子去哪了?

老熊说黑子去帮南哥办事了,问我找他有什么事,怎么这么急。我只是说没什么,只是突然不接电话有点担心。

老熊说没事,黑子那么能打,谁有事他都不会有事。说了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我看到安莹给我发的短信,好几十条。说什么的都有,最关键的一条是问我还爱不爱她。

安莹这个人的性格是很要强的,一般她是不会说什么爱不爱之类的肉麻话。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感觉要出大事了。

果不其然,待我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就被两个人给拦住了。这两个人我认识,是虎哥的手下,我冲他们笑了笑,问有什么事吗?

其中一个说虎哥和南哥已经在等我了,叫我过去。

听到他们这么一说,百分百是我们搞赌场的钱被发现了。我本来想发短信给安莹求救的,匆忙之下居然发给了老熊。那条短信只有简单的两个字:救我!

出了赌场,那两个人带着我上了一辆面包车。车里还有其他几个人,上车之后大家都没说一句话,车里的气氛很紧张。

半个小时候之后,车停在了一家棉花厂门口。这厂之前的老板欠南哥钱,后来跑路了,厂也就抵给了南哥,平日里这里都是空着的。

下车之后,我被带到了厂房里。里面的灯光打的很亮,在正前方我看到了黑子和阿祥,他们两跪在地上。身前是虎哥和南哥,还有一些平日里一起混的“兄弟”。

南哥见到我先是摇了摇头,叫了一声我的全名:刘硕!

他叫的很大声,整个厂房都泛起了回音。我走过去看了一眼阿祥和黑子,两人全身都是伤,黑子眼皮都翻起来了,一脸的血。

“南哥,虎哥。”我和他们两打了声招呼。

虎哥没有搭理我,而是看着南哥说了一句:“南哥,这是你的家务事我就不掺合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南哥还是和平常一样,脸上没有任何波澜。可就这么一秒时间,他脸色忽然变了,变得狰狞起来从一旁拿过一根钢管,就直接朝我头砸了过来。我只感觉“嗡”的一声,脑袋有些发懵,便天旋地转的,直接倒在了地上。

等我回过神来,已经冲上来好些人对我拳打脚踢。就在我感觉自己就快要被打死的时候,黑子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了我身上护着我,喊着:“南哥,这和小六无关,都是我出的主意!!”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夜晚,哪怕是现在,我每次想起来都特别的难受……

黑子把所有的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推,我想挣扎起来说几句话却一点力气都没有。黑子哀求着南哥,跪在地上抱着南哥的腿。

但是却一点用都没有,南哥更加的生气了,踹了黑子几脚,又骂了几句说我们是白眼狼。虎哥见状走了过来说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也不用为难我们了,把吃了的钱吐出来就算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南哥更火了,他说要是让我们就这么走出去,以后谁还服他?接着他从一个人手上拿了一把开山刀丢到黑子面前,对黑子说,既然你承认所有的事情都是你策划了,那好,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自己看着办吧!

黑子捡起地上的刀,转头看了我一眼,把左手放到了地上,举起刀来就准备砍下去。我大叫一声不要,然后拼命的爬了过去。

我哀求着南哥,求他放过我们。南哥踹了一脚,叫我滚。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我和黑子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我心里充满了恨意,恨不得冲上去砍他一刀!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和力气,一把抢过黑子手里的开山刀,措不及防的一刀砍在了南哥胸口!

估计谁都没想到变化既然如此之大,南哥惨叫一声,我拉起地上的黑子。他错愕的看着我,只是一瞬间,他马上捡起了一旁的钢管,周围的一群人都冲了过来。

虎哥也被吓住了,阿祥那小子一直就趴在地上装死。

而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厂房所有的灯全灭了,整个空间都黑了。一片嘈杂,黑子一把楼主我的肩膀在我耳边说了一句:“你先走!”

短暂的失明,待众人适应了周围的环境,也都纷纷扑了过来。黑暗中我被一个人扯了一把,朝着后面拖去,我正想用刀去砍那个人。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是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