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豪门斗爱:首席情深深
豪门斗爱:首席情深深

豪门斗爱:首席情深深 茴禾 著

已完结 盛浅予小姐

更新时间:2020-08-14 03:36:34
完结小说《豪门斗爱:首席情深深》是茴禾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盛浅予小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沈太太,这是我的所有动产不动产,全部改成了你的名字,银行卡密码全部是你的生日,跟我回家吧!” “值钱的留下,其余的扔垃圾桶!”盛浅予高傲的撩了撩长发,看也不看单膝跪地的男人。 “沈太太,我就是最值钱的。”沈西棠 “妈咪是我的!”突然冲出来萌萌哒的小萝莉,伸出软软的小手掌:“想要我妈咪,我要……我要五十块!” 男人爽快的将小萝莉抱起来,把手里的文件袋塞进她怀里,“成交!”...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你的父兄害死了她的父母,你觉得她会跟你走吗?”

“她会!”他根本不懂自己跟方璐的感情,无论如何,方璐肯定会相信她啊!

沈西棠嘲讽的松开她的手“行,那你去吧。”

可是果然,如沈西棠所说,她没能见到方璐,她不接电话,金铖也不让她进。

再见到她,是二老的葬礼,那天她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脸上毫无血色,只能用惨白来形容,她本来就瘦,如今更显的单薄无力。可是她却没有哭,从她的眼神里,盛浅予几乎看不见任何希望,就那么毫无生机的站在二老墓前。

“璐璐……你跟我走,好不好?”她害怕,害怕她想不开,坚持不下去……

从侧颜看过去,她竟微微的扬起了嘴角,“浅予……我们回不到过去了,不,是我,我再也回不去了……”

她拉住方璐的冰凉的手,害怕她会受不了打击,做出傻事。

她伸手擦干眼泪,笑着跟她说“璐璐,我带你走,我们可以去很远的地方,你不是一直想开家花店吗,我们去法国,普罗旺斯,那里最美了,好不好?”

方璐也回她以微笑,转头看向二老墓碑,“你放心,我不会这么早去找他们……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完。”

那瞬间,盛浅予看见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她,眼里不再有往日的纯真笑意,取而代之的,是支撑她活下去的满腔仇恨。

那天,她没能带走方璐。她也不知道,如果当时再坚持一下,方璐会不会就不是她生命中一道永恒的伤痛。

生活似乎又恢复了一如往常的平静,只是盛华年不再常出现在她的面前,父亲说他忙。他还是劝她去颖川,去盛世,她不答应,盛建国竟然说他心脏痛,她吓得不轻,只得又乖乖回了盛世。

临走前她问父亲,那天沈西棠为什么会来,父亲笑笑,只说了一句,“你沈伯父可惦记着你呢,去了记得看看他。”

她这才了然,难怪,早该想到的,他怎么会是那个愿意多管闲事的人。

沈伯父沈逸,也就是沈西棠的父亲,她的印象并不深刻,只记得那是个极其挺拔而威严的人,盛浅予曾在相册里看到过他和父亲的合照,应该是恰同学少年的时候,他们就认识了,至于二人关系究竟如何,她无从知晓,问父亲,他也总缄口不言。

重新回到盛世,她并没有多大反感,反倒觉得松了口气。逃避,是她对方璐唯一的选择,她不知道方璐会用怎样的方法对付盛世,也没办法想像挚友和至亲互相角逐的情景,她能选择的,只有视而不见。

在盛世,盛浅予几乎没有朋友,一来是她在别人眼里“可望不可及”的身份,二来则是因为沈西棠对她的态度。

除了人事部安排的助理瑶瑶还能说两句体己话,其他大部分呆在公司的时间她都只能保持沉默不语,幸亏还有叶清让和叶幸能帮忙打发一下周末时光,否则,她可能真的会得抑郁症。

她发现其实沈西棠这个人,是非常会收买人心的,全公司上至部门总监,下至保洁阿姨无一对他不是好评连连。她曾不止一次看到过,他含笑拍着楼层保洁阿姨的肩膀说“辛苦了。”

可对盛浅予,他总是那副欠他几百万的样子,好歹她也对他出手相助过啊。不知为何,她竟在不知不觉中在意起沈西棠对她的态度了……

其实,她在盛世完全形同虚设,每天去不去上班都无所谓,想几点去,几点下班都由自己说了算,从来没人管。

每次逛街她都喜欢带几盆盆栽或者花束回来,她喜欢的花都具有两个特点,要么香,要么花瓣多。

无人相陪,只能将重心寄托在它们身上,每日洒水什么的也成了她的工作。

一如既往的清闲,她独自在办公室刷着微博,瑶瑶敲门进来汇报,“盛小姐,沈总请您上去一趟。”

“谁?沈西棠?”她没听错吧,沈西棠竟然主动找她?

“是的,沈总请您过去”

好吧,也许是他让她上去,但他绝对不会用“请”的。

盛浅予瞄了眼时间,将近16:00“下班时间到了,我该走了”她还对他当日未出手相助而耿耿于怀,没办法正视他。

“可是盛小姐……”瑶瑶很焦急,仿佛盛浅予不上去,就要了她的命似的。

她置若罔闻,拎起包包出门,“别可是了,他要问,你就说我今天没来上班。”

走时她顺手拿了一束今天刚买的新鲜香槟玫瑰,举到鼻尖嗅了一口。瑶瑶继续跟在身后喋喋不休,直到进了电梯,她才没跟着。

浅浅的橘黄色的玫瑰上还沾着水,晶莹剔透,清香,让她爱不释手,打算带回酒店房间插上。

应为是下班时间,电梯里基本每层都有上来的人,盛浅予尽量背对着他们贴,保护好怀里的花,大部分人到一楼都走了,只剩几个,想必是和她一样,车停在地下室的。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她最后一个走出去,刚迈步去一只脚,看见冷着脸的某人远远的倚靠在车边,她立马又缩了回来,电梯门关上之际,还是被沈西棠猛的拉了出来。穿着高跟鞋,手里还捧着花,她重心不稳,一下子扑在了他的身上,口红都蹭掉了,幸亏他穿的是深色的西装……

刚下电梯的几人,纷纷回过头来……

沈西棠视而不见,拖着她塞进了他的车里。绑上了安全带……“碰”的一声换上了车门,盛浅予坐直,感叹可恶的剥削者,宾利贵着呢,不心疼?不过……他帮她系了安全带……

她低头看了看花,还好,无碍。

“你干嘛,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小心我报警!啊……”

她还没准备好,沈西棠猛然一脚油门,怪不得这么好心还替她系安全带!这速度,这刹车,要没安全带她可能就飞出去了!

男人始终绷着脸,下班时间,路上很堵,他一会儿飞速起步,一会儿一个急刹车,颠的她胃里翻江倒海,实在受不了,她才开口“沈西棠,你要是不想让我吐你车里,你就开慢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