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豪门第一宠:hello,试婚甜妻
豪门第一宠:hello,试婚甜妻

豪门第一宠:hello,试婚甜妻 君子攸宁 著

已完结 童眠童

更新时间:2020-05-09 05:52:33
主角是童眠童的小说《豪门第一宠:hello,试婚甜妻》此文是君子攸宁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薄墨琛,等我长大,我就娶你。”这一句儿时的承诺,却牵绊了薄墨琛整整二十年的心。当再次遇到她,却被这个狠心的小女人拒绝。叔婶密谋私吞公司,童眠正束手无策,谁料这个男人将她骗到民政局。“嫁给我,我帮你虐渣。”从此,童眠简直是手动开启了逆袭模式,真没想到她家老公原来这么彪悍。某日,某大总裁将小绵羊压在了墙角,语气森然。“眠眠,童渣渣怀孕了。”小绵羊眨眼睛,装作听不懂。“嗯。”大灰狼挫败地抬起头,邪笑着。“反正我不管,我也要一个。”...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林韩也没有多说,识相的闭嘴了。他家总裁的脾气他还是不要乱猜的好,他可不想去南非。

薄墨琛本来是在车上处理文件的,可是看着看着,文件上的字就开始模糊了,反倒是脑子里的那个小姑娘愈发清晰起来。

抬头看向窗外,突然发现车窗上都浮现出了那张脸。

“该死!”低咒了一声,将笔记本啪的一声合上,摸到了口袋里的烟,顺势抽出了一根。

林韩从后视镜里看见男人的动作,默默地将车窗打开。

“总裁,是出什么问题了吗?”

薄墨琛眉毛拧得很紧,瞥了一眼林韩,未语。

过了一会,才将烟头按灭,有些咬牙的吩咐“开回去!”

“啊?”林韩怀疑自己没听清,这下午不是要去谈合作吗?

“总裁,下午还有个合同......”

薄墨琛按了按疼痛的眉心,不在意的轻声道“推了。”

林韩顿感一阵阴冷,总裁又要搞什么,现在回去,不是要去见那个童眠吧。心里再是疑惑,林韩也乖乖的打方向盘掉头了。

童眠在外面等了大约半小时,才轮到她,当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还是有点小紧张的。

面试室里坐着三位考官,童眠以极快的速度挨个打量了一遍。除了正中间的那个男人长相妖孽帅气外,其他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头,满脸严肃。

童眠一不小心颜控了一下下,她其实是不怎么在意颜值的,但是那个妖孽男的的确确长得很漂亮。额...比女人还漂亮。

“童眠?”妖孽男手里翻着简历,出口发问。

这声音怎么莫名的有一丝丝熟悉呢?

“是”

“说说你的表演经历吧。”这次是左边那个肥肥的考官。

“我还没拍过戏。”童眠依旧微笑着,即使是在吐露自己的弱项,也是不急不躁。

妖孽男凤眼一眯,勾起了唇角。

这边几位考官已经有点不耐烦了,这位不是应届生还没有表演经历,这怎么让他们招?

薄墨琛这里刚刚赶回公司,便直奔保卫室。

“把三楼面试室的监控调出来。”声音很淡,却很沉稳,不像是在开玩笑。

里面两个保安吓得都有点不会说话了,结结巴巴的应声说好,连忙给总裁让位置。

保安哀怨的看了看林韩。

林韩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没想到。

谁能想到他家总裁已经魔怔到这种程度了,要看就正大光明的去面试室看呗,非要搞得这么的...猥琐。

“你们都出去吧,这里有我在。”林韩连忙将保安弄出去,以免丢人丢的太远。

“林韩,这画面不能再弄得清楚一点吗?”薄墨琛皱着眉头,一双大手这里点点,那里弄弄。

等林韩把画面调好,薄墨琛才松开了眉头。不,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是等他看到了童眠,那两道眉毛才得以舒展。

【面试室】

“童小姐有男朋友吗?”妖孽男抬头,笑嘻嘻的问着。

童眠被问得一愣,想了想,觉得是怕旗下艺人谈恋爱影响未来发展。

“之前有,但是已经分手了。”

妖孽男往后一靠,摸了摸下巴,笑的一脸温柔。

监控室里的男人目光一顿,手掌慢慢的握了起来。

“乔以辰在那干什么?”

没错,那个妖孽的男人就是乔以辰,他真的是阴魂不散呐。

“那个...乔总说他来帮您把把关,毕竟新人选择很重要。”

薄墨琛薄唇轻嗤“他是来钓姑娘的吧。”看他一脸色眯眯的样子,童眠这种类型的,只怕这小子是看好要下手了。

眸子瞬间染上了一片墨色。

伸手从裤袋里拿出手机,找到号码拨了过去。

这边乔以辰正准备再问得详细一点呢,手机就响起来了。

拿起来一看,不禁挑了挑眉,看了眼童眠,接了起来。

“喂,二哥,你干嘛,我这正忙呢。”乔以辰一接通,不等对方说话就叽叽呱呱说了一大堆。

许久,电话里都没有声音。

“喂,二哥,喂,你不说话我挂了啊。”乔以辰把玩着桌上的钢笔。

“乔三万,你是不是皮痒了?”

乔以辰瞬间打了个激灵,这声音和地狱里的修罗相差无几。

“二,二哥,我又哪错了?我就是来看看妹子,又没抢你女人。”乔以辰低声抱怨着,更本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还敢继续踩老虎尾巴。

“我给你两分钟,要是你没有离开,我马上打电话通知你爸你的具体位置。”薄墨琛声音低沉,平淡,可里面的威胁却是慢慢的,令人想忽视都忽视不了。

“干嘛呀,小爷我还没玩够呢...喂...喂?”乔以辰气恼的看着已经被挂断的手机,烦躁的揉着自己的头发。

薄老二真是的,自己没招他,没惹他,他竟然这样威胁自己。

为了保全自己的自由,乔以辰还是赶紧起身往外走,他可不想被他爹找过来生吞活剥。

出门之前,还笑嘻嘻的回头对童眠眨了眨眼睛。

童眠愣了愣,微笑着对他点头。

林韩在心里哎呦了一声,完蛋了,乔少啊,你彻底完了。偷偷瞥了一眼薄墨琛的脸,那黑的,都能滴出墨了。乔少,你自己自求多福吧。

“去通知乔以辰他爹。”薄墨琛双眸继续盯着显示器,语气不冷不热。

“是。”林韩为乔以辰默哀一分钟。

面试室里正好进行到最后一部分,剩下的两个考官互相对视了一眼,开口“你没有表演经历,我们也不知道你演的怎么样。这样吧,现场给你个题目,你试一试。”

他们其实还是犹豫的,童眠的外形条件无疑是完美的,气质也好,关键是眼缘好。就是有那种人,你只需要看一眼就能被她吸引,一个有潜力的演员光有演技还不够,还要能被观众喜欢、认可、记住。

童眠拿过剧本,是一出宫廷戏。她要演的就是一个失宠失子,在冷宫心灰意冷的可怜女人。

童眠转身酝酿了一会儿情绪,半天,慢慢转身,眼里已经装满了那种绝望、寂寞、无助。毫无目的的走了两步,“噗”的一下突然笑了出声,有些疯癫的哭笑着,手里环抱住自己,将自己尽量的往墙角塞。过了半晌,慢慢的抬起头,也不笑了,流下眼泪,眼睛盯着远方,空洞而无神。

童眠演完这一段,起身对着两位考官鞠了一躬,等待点评。

考官眼里已经没有了刚刚的犹豫,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些笑意。

“很好啊,很好。”两人不禁称赞起来。

是真的很好,虽然童眠未曾说一个字,但是她身上的那种感觉已经将她的台词全部表达了出来,那种孤独和绝望,被童眠表现的淋漓尽致。

童眠莞尔,她的童年,何尝不是这样的绝望呢。

不过她依稀记得,在那段最痛苦的时光里,有个男孩曾给予过她最深的温暖。

可惜,他也走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