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终极医道
终极医道

终极医道 秦小鹏 著

已完结 秦小鹏赵明

更新时间:2020-07-05 20:57:49
主角叫秦小鹏赵明的小说是《终极医道》,它的作者是秦小鹏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五年前的他因为与病号发生矛盾,捅了对方一刀,慌忙逃窜,一下子神秘消失五年,五年后,他再次归来,一切需要从头开始。他为人仗义,有勇有谋,一身好武艺,不向世俗屈服。他敢打敢拼,成为道上的新起之秀。他就是秦小鹏!看咱们小鹏哥如何在这纷纷扰扰的世俗中逆袭成功,最后君临天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二天,老妈一早过来换秦小鹏,秦小鹏在外面吃点早餐就回家了。秦小鹏在家里收拾好以后,左思右想准备出去找份工作,干什么工作自己没有想好,看看再说吧。

慢慢的晃悠到了市中心最豪华的别墅群——天水小区,突然看见门口贴着招保安的的启事,这职业不错,想着就走进去了,敲开门问:“咱们还招保安吗?”

屋里坐着一个年轻小伙,和秦小鹏大不了多少,热情地说:“招着呢,你得去后面的保安部长办公室。”秦小鹏来到部长室,开始进行面试,部长看着秦小鹏说:“体格倒是不错,做二十个俯卧撑我看看。”

秦小鹏做二十个俯卧撑还是小意思的,一会做完,气不喘脸不红的。部长又问:“当过兵吗?”秦小鹏讪笑一下说:“啥都干过就是没干过解放军。”

部长说:“一会去财务交三百元服装费,一月八百,觉得行就明天来上班!我姓黄。”秦小鹏点点头说:“好的,黄部长。”

秦小鹏乐呵呵的想,自己就从保安开始干,就他妈的不信,老子干不了中医还没法活了,想完,就抬头看着天空,不由得笑了,笑的十分诡异。

晚上的时候,秦小鹏去找了赵明,俩人也没怎么要菜,一盘花生米,一盘豆腐皮,一箱啤酒,开始喝起来,秦小鹏扔了一颗花生米进去,嚼着对赵明说:“哥们在天水小区做保安呢,明儿个上班去呢。怎么样?挺有前途的职业吧。”

赵明鄙视他一眼说:“毛,你就自个糟践自个吧。”秦小鹏哈哈一笑,举着杯子跟赵明碰一下,一口喝干后说:“等哥们以后混起来,你也来跟我吧。”

明子嘿嘿笑说:“屁话,我现在跟你一块干保安都行。”秦小鹏哈哈笑起来,喝的差不多的时候,秦小鹏告别赵明回家了。迷迷糊糊的好像看见胡静儿来了,秦小鹏咧嘴一笑喊了一句:“静儿!”一下子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早起来锻炼,完事后赶去天水小区,领了服装,砸好工作证,立马上岗了,一身灰色的保安装穿在别人身上显得土不拉叽的,但是秦小鹏一穿,形象就大不同了,束腰带一系,帅气的不行不行的,后勤部那几个小姑娘顿时眼里冒星星。

秦小鹏第一天就是在门口站岗,带着白色手套,指挥着门口出入的车辆,这个时候,一辆红色甲壳虫停在门口,不顾后面车辆的鸣笛,降下车窗,暧昧的对秦小鹏说:“哎呦,新来的帅哥啊。”

秦小鹏敬了一个礼说:“小姐,你需要赶快走,后面压了很长一趟车了,麻烦你配合我们工作。”那娘们妩媚一笑递过来一张卡说:“记得来找我哈。”说完一溜烟走了!

和秦小鹏一块站岗的是刘超,超哥,看到秦小鹏手中的名片笑着说:“哟,哥们艳福不浅啊!”秦小鹏随手一扔说:“妈的,想收哥们当小白脸啊,要不超哥你去?”刘超嘿嘿笑着说:“我倒想去,可惜人家没看上咱。”

中午十分,秦小鹏和刘超俩人下班,准备找一地喝点,俩人走着呢,一辆面包车停在秦小鹏身边,摇下窗户是被自己揍成猪头的家伙,手臂还打着石膏,吊着绷带。他说“是自己上车还是被我们抓上车?”

秦小鹏看着他笑眯眯的说:“用不着,我自己上去就行。”扭头对刘超说:“超哥,我有点事,今天喝不了了,咱们改天痛饮三大碗。”

刘超盯着他们问秦小鹏:“仇家吧,今天这事我没遇见也就算了,遇见了就得管管,走,一块上车。”秦小鹏竟然笑了,这超哥真是仗义,这才认识一天就帮我铲事。

那个猪头三不耐烦的拍拍车窗说:“既然想死就一块,别他妈的这么多废话,赶紧着。”秦小鹏和刘超拉开车门上车了,只是谁都没注意一边警车也跟着启动了。

高静是在警察学院刚毕业的学生,被分到市中派出所实习,跟着派出所的老王一起出勤,今天中午,俩人正准备去吃驴肉火烧,但是老王突然发现前面有辆面包车不正常。

老王碰碰高静说:“小高,前面那辆面包车一定有猫腻,刚才上车的俩人一定被带到隐蔽的地方,可能会有打架斗殴的事件。”

小高就是年轻,着急的说:“那咱们现在把他们截下来算了,带到所里,不怕他们不招。”老王摇摇头说:“没证没据的,不合理,咱们跟上,一旦发生斗殴,立马将他们逮捕。”

小高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高兴的说:“王叔叔,还是你有办法。”老王点着烟说:“我这么大年纪,也是有点经验的。”

车上的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在后面跟着的警车,秦小鹏坐在后面,通过后视镜看见远远在后面的警车,就轻蔑的说:“今天想解决问题,就赶紧甩开后面的警车,不然出了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司机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警车,猪头三赶紧让司机左拐,进入胡同后再右拐,直走了二百米后再次右拐。这一下直接把警车甩开了。

老王开着车,突然看见面包车往胡同一拐,心中一惊:不好,想甩开自己。赶紧轰油门跟上去,但是晚了一步,等进入胡同后已经不见那面包车了。

老王气的下车后猛地摔车门,点一支烟使劲抽着,高静赶紧下来安慰自己的师傅,老王抽着烟,突然看见地上的模糊轮胎印,大小和面包车差不多。自己赶紧丢下烟,仔细按着地面车轮印寻找。

秦小鹏他们甩开警车后,来到市外郊芦苇荡旁边的荒凉地上,下车后,车上五个人围着秦小鹏和刘超。猪头三这时候开口骂道:“小逼崽子,牛逼的你不行不行的,老子今天就废了你,你妈的,敢弄折老子的胳膊。”

秦小鹏眯着眼睛看着他,淡然的说:“你今天不来找我我也准备找你,三万块钱准备好了吗?”猪头三很夸张的笑:“你是不是傻逼,都这样了,还想着要钱,哈哈哈!你他妈你知道吗,要不是你坏了老子的好事,老子就把那娘们征服了,那公司也就是我得了,一举两得,就是因为你,我被开除了,什么都没有了。”

秦小鹏微笑着看着他,一股杀意瞬间迸发出来,初秋的天气并不是很凉,但是他们几个却感觉到一丝凉意,秦小鹏看似平静的说:“那就做好准备吧。”

说完,自己身子一闪,来到猪头三眼前,猪头三本来还想继续骂几句过瘾呢,谁知道这家伙先动手了,没有反应呢,一脚就被踹飞了。

其余的人等猪头三落地了才反应过来,对着秦小鹏冲过来,还没来到秦小鹏身前呢,就被人一拳放倒在地,定眼一看,是陪着秦小鹏一块来的刘超,这一拳一看就知道扎实有力,出自部队。

刘超迎上去,再一拳出手,带着破风声打在其中一小混混脸上,简单的一拳,就将他打晕了。另一边秦小鹏速度惊人,出拳威力也是很大,看似普通的一拳,里面含着的威力惊人!

几分钟,地上就躺着五个人了,秦小鹏拍拍手和刘超对视一眼,不自觉的笑了。秦小鹏拖着猪头三往芦苇荡深处,走了几步停下说:“跟你们几个没关系,今天就是让你们张张记性,别他妈的瞎为人出头,还刺龙画虎的,你当你是洪兴浩南啊,把车留下,都滚吧!”那几个混混吓得赶紧互相扶着离开,太可怕了这里。

秦小鹏蹲下后拍拍猪头三的脸说:“怎么滴?以为我他妈的给你闹着玩呢是吧,不拿我的话当话是吧,是不是,啊!”语气往后越来越严厉,一股压力压的猪头三不敢说话了,秦小鹏出去再回来,手里多了一个扳手,对着他说:“今天必须弄死,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

猪头三看着秦小鹏的眼睛,眼神里面杀意弥漫,这次是玩真的啊。这个时候猪头三怕了,自己还有还几百万的存款,还有小情人,如果死了,一切都没有了。

猪头三这个时候开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大哥,大爷,你是我亲爹,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钱我给,钱我给。”秦小鹏收住扳手恶狠狠的说:“这是你自己要给我钱,我没给你要。”

那家伙完全吓怕了,一个劲的点头,秦小鹏手一伸说:“钱拿来。”猪头三说:“现金没有那么多啊,大哥。”秦小鹏一巴掌扇过去说:“你大爷的,唬我呢!”猪头三捂着脸说:“我去取。”

秦小鹏想了一下,伸出手指在猪头三腹部,背部,四肢关节处快速的点了一遍对他说:“我封住你的足太阳膀胱经与手厥阴肝经几个中枢穴位,等到了阴天下雨潮湿天气,全身就会又痒又疼,不能用力,一用力,肝部就会剧痛。不信,按下腹部。”

猪头三轻轻一按,就感觉自己的肝被刀切一般剧痛。秦小鹏似笑非笑的说:“信了吧!信了就去老老实实取钱。”猪头三不敢在有所怀疑,也不敢刷什么花招了,老老实实的上车。

车上刘超抽着烟问秦小鹏:“鹏哥以前当过兵?”秦小鹏嘿嘿笑着说:“你才是当兵出身吧。说吧,那个兵种?”刘超把烟头一扔说:“侦察兵,当了三年兵,养了两年猪就回来了。”

秦小鹏心里想,就你这身手,养猪?谁信呢!刘超又问:“这长的跟猪头三一样的家伙怎么惹你了?”秦小鹏说:“前两天把我老爸打了,胳膊打骨折了,本来说好给三万的医药费,结果还找人办我。”

刘超听完后,痛心疾首的指着猪头三说:“你说说你,有几个臭钱就能随便打人啊,不知道尊老爱幼,活该你挨揍,该!”秦小鹏听了哈哈笑起来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