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盲女重生当自强:废妃待嫁
盲女重生当自强:废妃待嫁

盲女重生当自强:废妃待嫁 天汀 著

完结 雨燕苏麻

更新时间:2020-05-14 20:07:37
新书《盲女重生当自强:废妃待嫁》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天汀,主角雨燕苏麻,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林雨燕,修道院修女抚养长大的弃儿,冷性冷情,冷然看世。慕容紫枫,启国丞相的三女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奈何却是个盲女。她本是先帝指给现任帝王的皇后,一道圣旨,她成了离王妃。是意外?是天意?她的灵魂转到了她的身上,从此,她成了这古国道上的神秘人!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看着紫枫皱着眉头喝完了自己喂的药,慕容宜轩放下碗后又从秦奋手里接过一个纸袋。

“来,枫儿,这是蜜饯,能去苦味。”

闻言,紫枫听话地张开嘴,吃下那颗唇边的蜜饯,然后轻轻地嚼了几下,嘴里的苦味顿时去了一大半。

看着紫枫紧皱的眉头渐渐展平,慕容宜轩欣慰地笑了,笑容甜蜜无比,就像小孩子吃到了糖一样!

他多希望自己可以一直这样守候着枫儿,可是,再过两天他的枫儿就要出嫁了,而现在的他,除了祝福她之外什么也做不了,他该怎么办?

待紫枫咽下蜜饯,慕容宜轩又喂她吃下一颗,然后便静静地盯着她,想起怀里还有那对他为她买的玉镯,他伸手将它掏了出来。

这对玉镯的质地虽算不上**,难得的是玉体本身带有淡淡的紫色,正好适合他的枫儿,因为紫枫的名字里带有一个紫字!

不过,他并不想送嫁妆给她,因为这意味着她即将成为别人的妻子,再也不是他的枫儿了。但是,既然是枫儿主动开口向他要的礼物,他自然会挑一件最适合她的。

来回地抚摸了几下玉镯,慕容宜轩笑着说道:“来,枫儿,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让我给你带上。”

说罢,他拉过紫枫的手,温柔地为她戴上手镯,看着它们静静地戴在那对瘦小的皓腕上,他觉得这是最完美不过的搭配。

感觉到手腕上套进了什么东西,紫枫知道是手镯,但她还是忍不住摸了摸,因为她感觉到这对玉镯是暖的,带着家人的温暖!

看到紫枫脸上泛起的淡淡笑容,慕容宜轩心底有喜悦也有苦涩,喜的是紫枫喜欢他买的礼物,苦的是这礼物却是他送给她的嫁妆!

如果不是作为嫁妆,而是简简单单地作为送给心爱女子的礼物该有多好!然而,可惜他不能,他只能以兄长的身份守候在她的身旁,看着她嫁作他人妇!

调整了一番心情,他柔声问道:“怎么样?喜欢吗?”

“嗯,喜欢。”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紫枫便只是简单地应了一声。

听见紫枫说喜欢,慕容宜轩只觉得有一道暖流划过心间。只要他的枫儿喜欢,那他就会觉得好过一些。

感觉到起风了,他连忙站起身走到紫枫的身边。“喜欢就好,好了,回屋去吧,外面风寒。”

“嗯。”

闻言,紫枫淡淡地点了点头,任由慕容宜轩扶着她的手臂向前走去,秦奋和蓉儿则自觉地跟在二人的身后,安静相随……

夜幕降临,安雨乔带着两个丫鬟来到了雨燕楼,丫鬟的手里还端着几个大大的托盘,上面放着大红色的喜服和绣花鞋。

“枫儿,娘来了。”边推开房门,安雨乔边和蔼地说道,在进得厢房后,她示意丫鬟将托盘放到了桌子上。

听着来人的话语,靠坐在软榻上的紫枫只觉得心头为之一振。娘?好熟悉却又好生疏的词啊!熟悉,是因为这具身体的记忆!生疏,是因为她从未亲身感受过母爱,母爱于她而言太过生疏!或者说太过奢侈!

在房间里搜寻了一圈也未能见到蓉儿的身影,安雨乔狐疑道:“蓉儿呢?她去哪里了?”

不是她小题大做,而是经过紫枫落水一事后,她不得不小心谨慎些,必须有人寸步不离地守着紫枫她才会安心!

“蓉儿去给我打水了。”闻言,紫枫试着用最平和的语气回道,就像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那般。

听到紫枫的回答,安雨乔明了地点了点头,没有追究蓉儿失责之事,而是转过身从托盘里拾起那套喜服,向着软榻走去。

“枫儿,来,快试试这身喜服,看看合不合身,不合身的话娘好让师傅赶紧改。”

试穿喜服?她并没想过要代替原来的慕容紫枫嫁给那个离王,她是一个深受自由恋爱思想影响的人,怎会愿意嫁给一个自己并不认识的人?

可是,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古代,女子恐怕连一般的行动自由都没有,又怎能抗旨拒婚?更何况她身上还系着相府上上下下几百条人命?

不止有疼爱她的哥哥,还有身旁的娘亲,还有她尚未见过的父亲和姐姐,还有直系旁系无数的亲属,以及众多无辜的丫鬟和侍从!

她不能这么自私,不能因为她个人的忤逆圣上而牵连这么多人!就像慕容天临,即便他再怎么疼爱自己的女儿最终也只能遵从圣旨,她能怎么办?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吗?

一边任由安雨乔为自己换上喜服,紫枫一边在心底烦恼着,直到身旁的人传来赞美的话语,她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我的枫儿真美,娘敢打赌,枫儿一定是世上最美的新娘子!”看着穿上喜服的紫枫,安雨乔绕着她转了一圈后由衷地赞美道。

可是,在为紫枫理顺耳边滑落下来的秀发时,她却忍不住泪光闪动。

察觉到身边的人的气息有些不寻常,紫枫不自觉地问道:“娘,您怎么了?”

“呵呵!娘没事……”

听闻紫枫的话,安雨乔轻轻地摇了摇头,像平常一样说着没事,却在下一刻忍不住痛哭出声。

“枫儿,爹和娘对不起你,不仅不能让你嫁给一个自己心爱的人,还不得不遵从圣旨让你嫁给那个冷情的离王。”

一边哭着,安雨乔一边虚脱地坐到软榻上诉说着心底的歉意。在女儿年幼时,她就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女儿,现在依旧没能守护住女儿的幸福,她这个做母亲的欠女儿的实在太多太多了!

听着安雨乔抽噎的话语,紫枫只觉得心底的某根弦断了,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击了一下她的心脏。

对不起?“娘”和她说对不起?想她自小便被父母抛弃,连自己的父母姓甚名谁、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不知道,在他们抛弃她的十多年里,他们对她可曾觉得一丝亏欠?没有!要是有的话,他们早就已经寻到她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