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恩义公主
恩义公主

恩义公主 荣华富贵 著

已完结 陆子霍杜月茹

更新时间:2020-07-31 21:21:18
经典小说《恩义公主》由荣华富贵所编写的女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子霍杜月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恩义公主刁蛮任性,在京城可谓大名鼎鼎。之所以大名鼎鼎,并不是因为她立下了什么赫赫功劳,也不是因为她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而是因为她的婚事,已经成为了大明的头等难题。街头巷尾,饭后茶肆,人们讨论得最多的,就是这位恩义公主的婚事问题。...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到处都是火光,那么可怕的火光,与鲜血染成一色,弥漫了整个天空。陆子霍在这片火光之中,拼命地逃脱着,却从一片火光逃进了另一片火光。他害怕了,他无助了,拼命地喊着自己的爹娘,可是,他却发现,他的爹娘也一样深陷在火光之中。而且那些火光已经侵蚀到了父母的身上,开始将他们慢慢吞噬。“爹,娘——”陆子霍着急地喊着:“爹,娘——”可是,他却是那么的无力,只能任由那火光慢慢地侵吞了他的父母。“爹,娘——”陆子霍用尽全力喊出了这一声,感觉自己都要窒息了,快要呼吸不了了。然后他挣扎着,挣脱着,想要逃离某种束缚,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呼喊他:“子霍,子霍……”陆子霍猛地坐起身来,然后他看到了担心地看着他的恩义,还有你已经黑透了的夜。“子霍,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你做恶梦了吗?”恩义着急地问着,陆子霍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他只是紧紧地抱住了她。在这么无助的时候,紧紧地抱住了她。恩义没再说什么,她像个母亲似的,温柔地抚摸着陆子霍的后背。在这种抚摸下,陆子霍渐渐平静下来了。恩义扶着他,让他轻轻地躺下,然后再次给他盖好了被子。“子霍,睡吧!睡醒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看着陆子霍睁得圆圆的眼睛,恩义柔声劝道。陆子霍是说了一声“谢谢”就闭上了眼睛。可能,他是真的累了,闭上眼睛以后,不一会儿就发出了轻轻的鼾声。看着陆子霍沉沉的睡颜,恩义却一点睡意都没有了。他到底做了什么梦?怎么会那么痛苦?他一个劲的在喊爹娘,难道他梦到了他的父亲母亲?可是,和他成亲这么久了,她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自己的父母,就是馨儿,也只是谈论着他,也从来没有提起过他的父母,所以她猜测着他们可能不在人世了,所以她从来不敢多问。可是,这天,看到陆子霍那么痛苦的梦,她觉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有些事情,迟早是要面对的,否则,只会令人一生痛苦。等陆子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透了,恩义正在翻看着一本书。看着他睁开了眼睛,恩义笑了一下问:“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陆子霍点了一下头就要起床,恩义忙上前拦住了他道:“今天你就在家歇一下吧!我已经让冷清风给你告假了……”“也没什么事,何必懒在家里。”陆子霍挣扎着还是要起床。见他这样,恩义有些不高兴了。“你就歇一天怎么了?你非得要把自己给折腾死吗?”说到这,恩义的眼睛湿了。说实话,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了,陆子霍从来没有见恩义这样过。很明显地表现出了自己的愤怒,或者说是不满意。陆子霍没再说什么,重新躺了下去。见陆子霍这样,恩义心中反而有些内疚了。“对不起!”恩义起身给陆子霍盛着粥,小声道。“指什么?”陆子霍有些意外。“你不舒服,我不该对你发火。就算是平时,也不该对你发火……”“如果我有错,你理应如此。”陆子霍实事求是地道。“可是,我不想这样对你。”恩义端着粥来到了陆子霍的床前。她凉着粥道:“你跟其他人不一样,我不想这样对你。”“有什么不一样?”不知道为什么,陆子霍很想知道。“你是我的相公,是我最亲的人,也是我最在乎的人,我不想让你怕我。”恩义尝了一口粥,已经凉了,于是她舀着开始喂陆子霍。陆子霍喝了一口粥,心里却感觉是异常的苦涩。恩义不想让自己怕她,可是,他的确是怕她,不是因为她是公主,而是怕自己辜负了她。现在看来,当年的那场浩劫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只怕会有更大的牵扯。而现在,他的义父却在盲目地实施着复仇大计,稍有不慎,那都将是万劫不复的大错。而他陆子霍,又怎能坐在这里,眼睁睁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呢!想到这里,陆子霍下了床,然后开始穿衣服。“你干什么?”见陆子霍先是发呆,接着就是要出去的样子,恩义不解地问道。“我得去趟刑部……”“子霍……”“我已经没事了。”陆子霍看向自己的娘子,拿起她的手探向了自己的额头。“你看,我没有发烧,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任何的不舒服了。”说完,也不等恩义说什么,陆子霍就出了家门。而恩义,则看着自己的手发起了呆。来到刑部,陆子霍就找出了那个文献,又好好看了看。接着,他又找起了其他未结案的文献,想看看能不能找出杜家的。结果一点都不出乎意料,他很快就找到了记录杜家惨案的资料,而且文献的最后还记录了当时负责彻查此事的钦差杨荣的观点:“从作案手段和方法来看,此案与陆家惨案系一股势力所为。手段一样的凶残,方法一样的暴虐。”后面,则详细记录了惨案后杜家的现象,也是大火一场,将一切都烧了个精光。看到这些,陆子霍的手颤抖了起来。他必须得把这一切告诉自己的义父,或许凶手是另有其人。想到这,陆子霍直接来到了乔天成他们藏身的古庙。“子霍,你来做什么?”看到陆子霍,乔天成有些意外,问道。“义父,我在刑部找到了记录陆杜两家惨案的文书……”“什么?”乔天成愣了一下,问道:“里面记载了些什么?”“案发的现场,以及朝廷的后续处理。现在,那两个案子还作为未破的悬案放在那里,而且皇帝有御批,命令彻查此事,他也的确曾经派杨荣到山东调查过此事……”“那又怎样?”乔天成隐隐约约觉得陆子霍在帮皇帝开脱,所以心中有些不高兴,于是他问道:“你说这些,是想说什么?”“或许,我们错怪皇帝了!”果不出所料,陆子霍这样道。乔天成不仅仅是不高兴了,甚至是有些愤怒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看到的都是假的吗?我听到的都是假的吗?当年,你也在密室里,难道你没听到那两个字吗?‘圣旨’,‘奉圣旨’,在那种情况下,在那种背景下,还会有人去假传圣旨吗?面对一群他们将要赶尽杀绝的人,他们有必要要假传圣旨吗?”面对义父的质疑,陆子霍也说不出什么来了。眼下,他还无法解答这些疑惑,也无法将这一切都说清楚。可是,他心中的疑惑反而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了。在那种情况下,的确没有必要假传圣旨。可是,如果这件事真的是奉了圣旨所为的事情,皇帝又为什么会令人立案侦查呢?他这不是自打巴掌吗?陆子霍想不明白,也得不到答案。但是他知道,他必须得将这一切都彻查清楚,否则,他就真的犯下大错了。告别自己的义父以后,陆子霍被杜月茹带到了他们熟悉的小树林。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杜月茹会把自己的剑抵在了他的胸前。“你说,你之所以跟师父说这些,是不是为了那个女人?”杜月茹狠狠地问道。“这跟恩义又有什么关系?”陆子霍有些不懂了。“只要证明当年的惨案不是皇帝所为,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与那个女人双宿双飞了,是不是?”说到这,杜月茹手中的剑又靠近了陆子霍一寸。而陆子霍,却觉得是彻头彻尾的心寒。“我们相识不是一天两天了。在你眼中,我竟是这种小人?”杜月茹无言以对。她是不该这样想陆子霍,她怎么能这样想陆子霍呢?陆子霍是谁,是她从小到大的朋友,是她最亲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就算是任何人都不相信他,就算是所有的人都误会他,她也不应该对他产生怀疑呀!可是,那个女人,那个与他朝夕相处的女人,成为了她最大的心病。让一切不可能都变成了可能,让一切很肯定的事情也变得多疑了起来。陆子霍无从知晓杜月茹心中的纠结,但是他却知道自己内心的矛盾与苦楚。他发现了这么多可疑之处,却找不出任何的证据。他明明知道乔天成他们的复仇是盲目的,甚至是错误的,可是他却无可奈何。他什么也做不了,唯有尽快找到证据,在此之前,他对一切都无能为力。“以后,我们的行动不要告诉子霍。”当杜月茹回到古庙的时候,乔天成若有所思地道。“少爷,就是太优柔寡断了!”赵凡有些气氛地道:“当初,我们根本就不应该促成这桩婚事。自从跟公主成了亲以后,少爷不仅帮不了我们什么忙,反而处处扯我们的后腿!”“事到如今,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乔天成叹了口气。其实,他的心中还有另一本账。从头到尾,他就没有想过要让陆子霍插身于复仇之中,所以,他也没指望陆子霍能够帮上什么。当初,他之所以要促成陆子霍跟公主的亲事,一个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陆子霍自保。这样,万一他们失败了,也不会连累到陆子霍。可是,他的这种私心不能让陆子霍知道,更不能让赵凡和杜月茹知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