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九歌仙侠传
九歌仙侠传

九歌仙侠传 萧香羽 著

连载中 大司命红灵衣司中陆离项羽仙虞

更新时间:2020-05-22 09:33:43
经典小说《九歌仙侠传》由萧香羽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大司命红灵衣司中陆离项羽仙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东皇太一、云中君、东君; 湘君、湘夫人、山鬼、河伯; 战神刑天、火神祝融、风神飞廉、水神共工、人母女娲······ 嬴政、项羽、虞姬、吕雉······ 人神争斗,天地轮回。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六国一统,群雄逐鹿,天下归何人,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阿房宫,万里长城,焚书坑儒······命运早已决定一切!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当然不会。” 拒马河妖斩钉截铁的说道。 “大家都清楚,只要有阴阳六魂在,修罗门就永远没有我们太行四河妖的立足之地,所以我们根本没有必要把那些人交给她们,就是交给了她们,功劳还不是她们阴阳六魂的,我们只不过是她们获得功劳的棋子罢了,事情结束以后,我们还不是呆在这个破地方,永无出头之日,哼!” “好了,两位哥哥。”阿沁柔声说道,“既然大家都心知肚明,那我有话就直说了。” “有什么话你尽管说来,都是自家兄妹,又何必见外。” “现在修罗门和罗生堂反目成仇,当年我们是被东君殿下调到此地的,本来我们可以好好留在修罗门的,谁知我们什么错没犯就被派到这种鬼地方,真是不公平。” “这只能怪我们自己,当初看着修罗门势力大就投靠了修罗门,现在想来如果我们当初投在罗生堂湘君湘夫人门下,结果或许就不是这样了。” “事已至此,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阿沁,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把他们几个交给了大司命,司中,司禄她们三个人,而修罗门还让我们呆在这蛮荒之地的话,我们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白忙活一场。” “你的意思是不把人交给她们了?你就不怕她们向云中君殿下和东君殿下告状?” “当然不是。人,我们还是要交给她们,只不过我们得要留一手。”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说不能把人全部交给们,这样一来,她们就还需要依赖我们,时间一长,她们抓不到人,向云中君殿下和东君殿下交不了差,殿下自然就会疏远她们,不再信任她们了,到那时云中君殿下和东君殿下就会重新启用我们,那时候我们就有机会回到修罗门了?” “小妹正是此意,不知两位哥哥意下如何?” 她一字一字的说着,说的小心翼翼,说的时候她的两只眼睛不停地转动着,打量着拒马河妖和滹沱河妖。 拒马河妖和滹沱河妖默不吭声沉思了一会儿。 “好,就这么办。” “不行!” 声音是从天空传来的,天空中伸出数十根爪子来,每一个爪子都像针尖一般,那爪子透明闪亮,如恶魔的利爪一般。 那数十根爪子在如数十根柱子一般从天空落下,那利爪刚碰到冰面便结成了冰柱,数十根冰柱立在那里,高高的冰柱上,一个庞然大物立在上面,巨大的头颅,宽广的身体好像一座大山一般。 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响声,接着又是一阵“噼噼啪”的声响,那冰柱突然间碎成了千百片,柱子上的那个庞然大物落下,刚要落到冰面上。 那庞然大物化作一阵寒烟,烟雾散开,一个身穿蓝衣的男子单膝跪地,两只手掌按在冰面上,整个人半蹲在冰面上。 男子蓝色的脸庞好像天空般,那一头蓝色的头发张牙舞爪,好像发威的蛇蝎一般。 “老章,你终于来了,我们等的好苦啊!” 漳河河妖一双眼睛从拒马河妖,滹沱河妖,沁河河妖的身上扫过,三个人顿时感觉到一阵冰凉之气袭来。 “谁要是敢背叛修罗门,背叛云中君殿下和东君殿下,我决不允许,哼!” 拒马河妖和滹沱河妖一脸怒气,拳头紧握,咬牙切齿,一双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漳河河妖,那眼睛中似乎能放出千百支箭一样,直射漳河河妖的心脏。 “章大哥,你误会了,这里没人要背叛修罗门,更没有人敢背叛云中君殿下和东君殿下。” “是吗?可是我刚才怎么听到有人说大不敬的话,要对三位大人和修罗门不敬啊,若是有人敢不尊重三位大人就是和我过不去,我绝不手软。” 漳河河妖话语中满是讽刺,言语中满是戾气,数不尽的愤怒,好像要把人活埋撕裂一般。 拒马河妖忍无可忍,恼羞成怒。 “老章,我念你是我们的兄弟,对你一再忍让,你不要不知好歹,我告诉你,我们根本没打算把罗生堂的人和玄族的人交给她们三个,我们拼死拼活,到最后功劳还不是她们阴阳六魂所得,我们又能捞到什么好处,哼!还不是被人遗弃呆在这荒凉之地,永无翻身出头之日。” “好啊!你们终于说实话了,我决不允许有人背叛三位大人,今天我就要给修罗门清理门户。” 说着他的两只手的十根手指开始变长变薄,天蓝色的指甲盖也越变越长,越变越锋利。 那十根手指好像十把利剑一般在阳光下闪着亮光,冰面上映着的十把利剑的影子不停地晃来晃去,漳河河妖张牙舞爪,不停地吐着舌头挥来回去。 拒马河妖一脸大怒,他抬头像天上一吐,数十块鱼刺从口中吐出,一根根鱼刺闪闪发光,拒马河妖双手向天空一挥,一把抓住了那鱼刺。 待双臂挥下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两把飞鱼刺,拒马河妖,漳河河妖两个人相互怒目而视。 “两位哥哥,不要冲动,休得伤了自家兄弟的和气?” 两个人好像没听见一般,依旧站在那里,手里紧紧地握着兵器相互对望着,脚下传来一声声“咯”的声响。 “老鳄,你赶快劝劝他们两个啊。” “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帮一个必定得罪另一个,不如不帮,反正是自家兄弟切磋比武,你又何必紧张呢?” 滹沱河妖淡淡的笑了笑,欣赏着这出精彩的大戏,一旁的阿沁一脸紧张,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拒马河妖,漳河河妖,不论是谁,她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她现在能做的就是眼睁睁的看着,看着。 夕阳的光辉散落在大山深处,天空骤然变暗,月亮的光芒淡淡的照射着山谷,冰面上两道亮光闪过,交互在一起。 拒马河妖手中的两根飞鱼刺猛地刺出,漳河河妖手中的十把章鱼剑也挥了出去,刀光剑影,剑拔弩张,在冰面上闪动着,一阵阵声响传来,声音弥漫了整个山谷。 拒马河妖忽然纵身飞起变成了一头河马朝漳河河妖奔去,漳河河妖摇身一变,化作一条章鱼。 那章鱼凌乱的爪子挥来挥去,两个爪子缠住了拒马河妖的身体,拒马河妖嚎叫着,挣扎着,宽厚的脊背上,一条条青筋流露。 漳河河妖长长的爪子紧紧地勒着拒马河妖的身子,拒马河妖鼻孔里喘着粗气,一脸紫红色,他猛地一声巨吼,那漳河河妖的两只爪子断成了千百块,好像被快刀斩断的一般,漳河河妖一声疼痛的叫声。 拒马河妖挣脱了漳河河妖的爪子以后继续向前奔去,那漳河河妖的另外六只爪子猛地一甩好像六根长鞭一般向拒马河妖打来,拒马河妖左躲右闪,上蹿下跳。 那漳河河妖使出了全力竟然打他不着,心里一阵气恼,他吸足一口气,口中喷出了一道道蓝色的烟雾,那烟雾向拒马河妖飘去。 拒马河妖张开大口好像吃食物一般把那烟雾吸了进去,拒马河妖的那个大河马肚子变得鼓鼓的,好像充满了气的气球一般,随时都要炸裂一样。 漳河河妖剧烈地摇晃着脑袋,张开大口向前猛地吐去,一道道蓝色的水柱如同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射向拒马河妖,拒马河妖低下头用那两根钢铁般的触角顶着那水柱冲上前去。 河水不停地向下流着,融化了地面上的一层层冰块,从山顶流到山窝里,水势越来越猛好像堤坝掘口一般,一泻千里。 那拒马河妖后踢猛地一蹬,整个前进中的身体一下子如闪电一般劈向漳河河妖,漳河河妖的眼里满是惊恐,他刚闭上口,六只爪子刚要抬起,拒马河妖那巨石般的大头已经撞在了漳河河妖的胸口。 蓝色的章鱼的口中“扑”的一下喷出了一道道粘稠的蓝色液体,那液体腥臭无比,好像腐尸上散发出来的气味一般,漳河河妖的身体如一块石头般重重的落在山谷里。 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大洞,旁边的冰面上一道道裂口蔓延开来,只听见“咯吱咯吱”的声响,那块完整透明的冰面好像一块划开的布匹一般。 一道道印记分外的明显,拒马河妖落在冰面上,河马的前蹄猛地向上一抬变成了人形,拒马河妖一脸的恼怒,双手中的飞鱼刺握的紧紧地慢慢的走向那冰洞,冰冻中忽的传来一声巨响。 冰面上“哗”的一声裂开了六道沟痕,六只蓝色的爪子好像六条灵蛇一般爬向拒马河妖,那前面的一条爪子猛地站起如白蛇吐芯一般的冲向拒马河妖。 拒马河妖猛地一抬手,手中的飞鱼刺上一道道蓝色的液体,那砍断了的爪子在冰面上蠕动着,又有三条爪子猛地冲上前去,旁边两条如利钩一般勾住了拒马河妖手中的飞鱼刺。 中间的一条好像一根破冰的寒枪一般直刺拒马河妖的胸膛,拒马河妖双臂猛地用力向后一拉,身体向后倾了过去,中间那条蓝色的爪子从眼前飞了过去。 拒马河妖两只眼球凸出好像死鱼眼一般,那蓝色的爪子上,一根根细小的绒毛好像一根根银针一般,一旦被刺中,血流不止,全身立刻变得麻痹起来。 整个身体好像冰冻一般的动弹不得,只有乖乖束手就擒,如同一头掉落陷阱里的野兽一般任人无情的宰割,纵使你有再大的能耐也不过是盘中餐,砧上肉罢了。 那蓝色的绒毛便在体内生长,好像万千只小虫一般撕咬着你的筋脉,饮食着你的血液一般,最终使你疼痛而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