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暗主
暗主

暗主 阿玄 著

连载中 迪迪老萨姆

更新时间:2020-08-01 21:26:51
阿玄新书《暗主》由阿玄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迪迪老萨姆,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激情在年轻的心中鼓荡,梦想扇动着翅膀渴望自由飞翔。  迪迪,被熟人这样昵称的年轻盗贼不甘于平凡和组织的束缚,他要去创造属于自己的传奇!  离开繁华的都市,与一队各有专长的冒险者结伴而行,他们将要面对的是难以想象的强敌。  一枚意外收获的戒指为他们带来了最后的胜利,并将一条能带来无尽财富、荣誉和力量的线索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注定了是另一场探险之旅的开始,异族、宝藏、魔兽、阴谋、美人,这些都代表了机运,也意味着重重危机在前方等待着他们。  命运,连诸神都无法触及的至高法则,又会将他们引向何方?  在命运轨迹的尽头,不可知的未来是光明还是黑暗!?能够给予回答的只有时间……  =============================================  【暗主群】书友群号——55638529(新建,感谢超大水牛大大提供,请书友们踊跃加入哦!)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在蜂拥而至的地精狂暴野猪骑兵中,迪迪也不确定自己究竟刺倒了多少敌人,她和身边的队友们身上都或多或少受了伤,要不是互相之间配合掩护,加上树林不适合骑兵冲锋,估计众人早就已经被冲散了。

一开始这些地精骑兵冲进冒险者们布置的防御工事时,冲在最前面被魔法蛛网缠绕住的几个还算幸运,紧跟着它们的第二波可就倒了大霉。地上全是滑溜的魔法油脂和摔绊陷阱,这些倒霉蛋不是滑倒被后面的同伴踩死,就是身不由己的与削尖的粗枝亲密接触,本来在林地间就难以保持的骑兵队形瞬间瓦解。

锐纳贝尔等人都没有想到这些和兽人战斗时遗留下来还没有消散的魔法会在此时起到如此意想不到的作用,延缓了这些地精骑兵的冲锋。

从对方刚才的举动不用想也知道它们不怀好意,望着眼前满地骨折哀号的地精和哼哼着想要从油腻地面爬起来的狂暴野猪,众人此时哪里会手软。战斧巨剑朝着距离他们最近的地精和野猪头上落去,杰金为同伴们重新加持“蛮力术”、“耐力术”、“祈祷术”等增益神术。锐纳贝尔则继续将“蛛网术”、“油腻术”、“虚弱术”发扬光大,大有用这三个低阶法术把魔力全部挥霍出去的架势。而盗贼先生和游侠小姐分别持着手上的弩弓练习着打靶。

没一会儿工夫,冒险者们就撂倒了至少20只地精和差不多相同数量的狂暴野猪,为之前兽人留下的血腥气息更添浓厚,凄惨的哀号和嘶吼充斥在林木间。

而让他们惊讶的是,这些原本应该怯懦胆小的地精居然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入,甚至没有一个地精露出害怕退缩的神情。要知道地精欺软怕硬、怯弱胆小是出了名的,想要它们鼓起足够的勇气发动攻击至少要有比被攻击方多出几倍的数量,即便如此地精在遇上激战或较大伤亡时也会退缩不前,要么干脆撒丫子跑路,充分发挥它们天生的自私自利的本Xing。要它们像现在这样视死如归的作战,在今晚以前如果说给迪迪他们听,他们一定觉得这和有人说黑暗精灵是爱好和平的种族一样可笑。

地精骑兵挥舞着插着铁钉的木棍和短剑从四面八方向冒险者们包围过来,它们之间排列的拥挤不堪,魔法蛛网已经无法挡住几个骑兵同时冲击的力量,轻易的被扯断。油腻也失去了原先的作用,满地的死尸成了最好的踏脚石。偶尔有地精骑兵滑倒后再绊倒身后一连串的同类,场面虽然依旧混乱,可冒险者们这时也没有能力去“观照”它们了。

削尖树枝做成的简易工事已经被突破,折断的粗枝刺进狂暴野猪的厚皮里起到的杀伤作用实在有限,冒险者们现在直接面对的是上方地精骑手的棍棒和下方来自野猪的獠牙。四周的空间挤满了敌人,迪迪的速度已经发挥不出作用,在拥挤不堪的环境下,四面还都是挥来的武器,他很难再将其全部躲闪掉,身上立刻增添了数道伤口。

“坚韧之心”能够坚持到现在完全依靠着欧玫卡和巴伦德这两个强悍的战士。众人围成了一个环形防御圈,矮人和女野蛮人像环绕着行星运转的卫星一般,在内里的同伴身前游走,将一个又一个试图突入的地精劈飞出去。

内圈的迪迪和抽出短剑的莉达妮则对漏过外围拦截的敌人施以阻击,保护杰金和锐纳贝尔的施法不被打断。

巴伦德吼叫着挥动战斧,一瞬间,好几只地精变成了飞行的肉块。欧玫卡也不示弱,飞舞的巨剑像一把巨大的苍蝇拍,呼啸着抡了出去,地精与野猪的残骸被它搅和在一起四处飞扬,抛落在远处更多的敌人身上。可这些身上涂了一层血肉的家伙毫不畏惧的继续冲击,让冒险者们不得不感叹,吓不住的对手最难缠。

“我们必须突围,再这样下去,我们坚持不了多久的!”迪迪以背上多出一条伤口的代价左右手各刺死了一只地精和它的座骑,疼得呲牙咧嘴的对同伴们大声喊,接着又把匕首插进了下一个敌人的眼窝中。

“向哪里突围?四面全是地精。”一个次级治疗术落在了迪迪的身上,让他感到痛楚大减,牧师抽空喊道。

迪迪环目四顾,月色下的冷杉林地里,全是晃动着的身影和粗重的哼哼声,就知道围在他们身边的地精骑兵数量绝不会少?听着把这片林地喧嚣成猪圈一般的声响,少说数量也得有100只左右。正当绝望笼罩在冒险者们的头上时,原本兽人酋长带队撤退的方向,地精骑兵一阵混乱,惨叫声不断传来。

“是那些兽人!”身材最高大的欧玫卡看了一眼那个方向后,转脸厌恶的咕哝道。随即将一只失去骑手的狂暴野猪的头颅沿着鼻梁砍成两半。

迪迪转头观看,就见贾巴舞动着锯齿战斧冲在最前面,把好几只地精打飞到了半空。它身上的盔甲多处破损,手臂和腿上有几处血肉模糊的伤口,战斧挥动的速度也明显下降了许多,跟在它身后的兽人战士的数量比离开时少了将近一半,只剩下七、八个。

“打开缺口,让他们靠过来,合在一起我们生存的希望就越大。”迪迪果断的建议,眼睛望着杰金。

队长在这存亡关头没有犹豫,立刻做出了明智的决断。看到杰金点头,迪迪朝着贾巴发出招呼,让对方靠拢过来,贾巴也有着相同的想法,看见迪迪他们想为它们打开通路,更加卖力的斩杀通往冒险者方向的地精。

迪迪伸手一拉在队伍另一边兀自和地精混战不休的欧玫卡背后的腰带,“现在我们和兽人有共同的敌人,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否则我们都得死在这里,你明白吗!?”

巨剑“山峰”横扫出去,拦腰把一名地精骑兵斩成两截。脸上带着血迹,欧玫卡回过头看见迪迪狠狠地瞪着她,手紧紧的拽着她的腰带不放,唯有不甘心的点点头。

“过去帮忙。”迪迪闪到女野蛮身前,替她挡下两只地精挥来的木棍,喝斥道,他怕欧玫卡只是口头敷衍。

当迪迪和欧玫卡加入其他人中时,树林西面传来一阵洪亮的吼啸,巨大的声浪令树叶飘散落下。那些原本阻挡在冒险者和兽人之间的地精接到命令纷纷退开,令迪迪他们和兽人的队伍顺利汇合到一起。非常默契的,冒险者和兽人分别形成两个半圆互相依靠在一起,组成一个更大的圆形防御圈,牧师和术士被保护在最里面,而欧玫卡和巴伦德多出了一堆绿皮肤的同行。

迪迪他们望向发出啸声的方向,只见从林木的阴影中慢悠悠的走出一只极其巨大的黑色狂暴野猪,血红的双眼下是六颗如同短刀一般的森森獠牙,在面部和身体各关节部位突出一茬茬的暗红色骨刺,就像是一套怪异的盔甲。

而真正令冒险者们吃惊的是坐在它背上的那个生物。那是一只巨大的人形老虎,硕大的虎头,尖利锋锐的牙齿和爪子,油亮的黄色皮毛加上黑色的条形斑纹看上去与普通的老虎没有什么两样。但它穿着银亮的胸甲,带着精美的头盔,胸前挂着一颗闪亮的棱形水晶坠饰,手中则持着标准的重装骑枪,健壮高大的身躯在皮鞍上坐的笔直,就像一个高傲的人类骑士一般。

“见鬼,这个是什么玩意?”看着这只人形老虎,欧玫卡不解的问身边的同伴。

“虎人!”回答她的是不远处的兽人酋长贾巴。

皱着眉,欧玫卡斜睨着高大的兽人。“也是兽人?”

“不,它是兽化人,一种可以变身成老虎,也能恢复原身的怪物,瞧它的装束,它的本体可能是人类。”这次回答女野蛮人的是杰金。

“它就是山脉中地精的首领?”迪迪回头向贾巴打探道。

兽人酋长只是盯着那个虎人骑士没有回答迪迪的问题,这引来了欧玫卡愤怒的瞪视。迪迪耸耸肩,拍了拍欧玫卡紧握巨剑的手,向她摇头表示不用在意。

“它们应该是来追杀你们的吧?”迪迪再次问道,这是他结合前后得出的结论。

这次贾巴做出了反应,他微微点头。“哼!你猜得不错,它们一直追在我们背后……本来这个埋伏是给它们预备的,你们却……嘿嘿!还以为你们是一伙的……”听得出来,它的话语中带着些许的苦涩,它白白浪费时间进行了一场冤枉的战斗,还损失了一半的部下,任谁都会感觉憋屈。

虎人骑士饶有兴趣地望着冒险者和兽人们组成的奇怪队伍,然后狠狠地怒视着贾巴,“你很了不起,击溃了我们那么多拦截部队,可惜,这次你跑不掉了!”它的通用语很标准,只是带着浓重的扯气声。尔后,它眯缝着眼睛扫了一下迪迪等人和剩下的几个兽人战士。“你们的人头很快就将成为主人的玩具!”

不等贾巴回话,虎人用杂着啸吼声的地精语向四周的地精骑兵发出命令。地精们纷纷爬下狂暴野猪,开始重新整队。野猪退入后方,骑兵变成了步兵,层次分明的列成一排排的队列,密密麻麻的围拢在迪迪他们的周围。虽然地精矮小瘦弱,还比不上狂暴野猪的战斗力,但去掉了身体硕大的野猪后,每一个被围者都将面对数个地精的攻击,形势比之前更加不利。

迪迪觉得今天晚上实在是遇到太多以前想都没想过的事了,一个有着贵族一般仪容的兽人酋长、悍不畏死的地精骑兵、加上面前这个打扮的十足十像个高贵骑士的兽化虎人,估计以后有机会告诉老萨姆,他一定会以为自己在说笑。

“准备向东跑!”突然,锐纳贝尔在众人身后轻轻地说道,声音微弱到只有身边的同伴才能听清楚。然后,他就开始不动声色的念诵咒语。

杰金微微一愣,等锐纳贝尔那轻微的咒语传入耳中,他就露出了一丝了然的微笑。望了一眼自己的队员们,他同样悄声道:“用最快的速度冲出去,记住不要掉队。”

“我来开路。”欧玫卡迫不及待的说。

“那我来断后,大女孩不要只一味的猛冲,注意和大家的衔接。”巴伦德轻挥着战斧,目光紧盯在那些地精的脖子上。

“我已经不是女孩了,你怎么就是记不住!?我都说了很多次了。”女野蛮人唬着脸,向着巴伦德抱怨。

“那这些兽人呢?”莉达妮有点不安的插入道。

欧玫卡瞪着一边的兽人恨恨的说:“它们就自求多富吧!”接着又小声地嘀咕:“最好全都死掉……”她的话引来莉达妮一阵皱眉。

迪迪没有发表意见,这些兽人本来就对他们不怀好意。虽然可能存在误会,但冒险者们没有必要和它们共患难,而且这些地精本就是冲着兽人来的,他们只是倒霉的被卷进了这溏浑水里,现在让兽人拖住地精骑兵当然再恰当不过了!

几个人都轻声说话,并做出准备迎战的姿态,没有引起回到部下身边的贾巴的注意。

四面的地精已经整队完毕,这些戴着制作粗陋的镶铁片硬皮盔、宽脸扁鼻子的地精,张开他们那满是尖细毒牙的大嘴,用地精语向着被包围者们大声地叫嚷、嘲讽着,随即在虎人的吼啸声中快步逼近。

就在如同浪潮一般的地精撞上礁石般的被围困者的一刹那,隐藏在欧玫卡高大身躯后的锐纳贝尔横跨一步,手轻轻一挥,短柄法杖顶端火光一闪,射出一颗有成年人头颅大小、灼炎滚滚的火球。黑烟翻腾,从运行的轨迹看,这个法术的目标却不是直指虎人指挥官……

同一时间,欧玫卡发出洪亮的怒吼“坦帕斯!”随着她的吼声,女野蛮人健硕的身体陡然间膨胀了一大圈,如同岩石般的肌肉暴绽纠结而起,深蓝色的眼眸顿时被血色光芒所代替,周身散发出疯狂、暴虐和嗜血的气息。

欧玫卡当面一队地精的前冲势头俱都为之一顿,在那让它们本能感到颤栗的狂战士面前停住了脚步。但它们已经进入了巨剑“山峰”的攻击范围,下一瞬间,数具断为两截的地精尸体伴着惨叫飞上了天空。紧跟巨剑之后的是欧玫卡那如同真正山峰一般的躯体,野蛮冲撞!天空中又多出了一片身体扭曲变形的地精。

通路打开了,其他人紧随在她的后面。

锐纳贝尔的火球也恰在此时爆炸开来,他并没有像一般使用火球术那样让火球飞到射程尽头再爆发,而是径直飞向之前战斗时被他覆盖了最多的油腻术和蛛网术的地方。巨大的火团轰的一声向四周快速散开,灰尘和残骸被灼热的气浪掀起,烈焰随之席卷而过……断后的巴伦德不得不伸手挡住自己的脸,以此阻挡那近在咫尺的炽热劲风,但矮人还是发现自己心爱的胡子有不少都卷曲焦枯。

“天杀的!”他用坚硬厚重的矮人语愤怒的大骂,随即将怒火泼洒到了那些靠过来的地精头上,战斧不断与对方的头颅比较起谁更加坚固……

火球术的覆盖范围达到10多米直径的圆,可是在树林里,那些树木的遮挡使火球的威力大减,真正被火焰直接裹卷到的地精,只有爆炸中心范围内的一些。因此原本以为火球会向自己射来,而准备驱赶坐骑躲避的虎人指挥官对冒险者法术攻击的杀伤效果并没有放在心上,可接下来发生的灾难差点让它疯狂。

锐纳贝尔之前在使用蛛网术和油腻术时都分别添加了铁网蛛丝和动物油脂作为法术增幅触媒,才使得这两个法术的效力和范围大大提升,虽然这两种法术会在一段时间后慢慢消失溶化,但法术存在其间的蛛丝和油脂是非常好的燃烧物。所以锐纳贝尔的火球根本不是为了追求直接的杀伤效果,而是为了引燃这些几乎每个地精都沾染到一些的易燃物。

迅猛的火焰在瞬间香没了火球爆发范围内的一切,浑身是火的地精和野猪哀号着四散、乱窜,将火焰和死亡带给周围那些同样沾染了油脂或是蛛网的同伴。飘散在空中燃烧着的树叶,和深秋干燥的林木,更是加剧了这个过程。短短的几十秒钟,火焰蔓延到了整片区域,熊熊大火成为了战场上的主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