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鬼道仙途
鬼道仙途

鬼道仙途 沉秋 著

连载中 杨子丹田

更新时间:2020-08-01 21:29:42
主角是杨子丹田的小说《鬼道仙途》此文是沉秋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做不得诸佛龙象,也不做牛马众生,更不为那屠得百万的雄中雄,只愿用这嘶啸亡魂踏平与我为敌的一切。  ***********************************************  【不喜者勿入】奇幻修真+东方玄幻,再弄小号捣乱直接禁言。  高级群:82128884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仁和堂原来是刀门所属的药堂,自打陈健被杀一事闹开以后,刀门所属的各个堂口都相继闭了门,想必此刻仁和堂中也不会有什么人在。

更何况仁和堂中也有一些上好丹药,正好可以用来治疗虎哥的伤势,反正刀门即将被灭,放那也是浪费,拿药救人也算替死去的李四海积点德了。

“这屋子血腥味太浓,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引来城卫,而且将虎哥放在此处太不安全。”

杨子殇环视一圈,屋子里横七竖八躺着的三具尸体下已经积了不少血水,宛如一个小小的血湖一般,血腥气味浓烈至极,若不是杨子殇将屋门管上,恐怕这会早就有城卫赶来查探了。

“凭我现在的体力背着虎哥也算不了什么,只要小心一些不被龙堂的人发现就可以。”

杨子殇拆下四截木板,将碎裂的腕骨处固定好之后又随便拿了件长袍给虎哥披上,方才背起虎哥向仁和堂奔去。

此刻的杨子殇即便背负三百斤的重物也算不得什么,依旧身轻如燕,背着虎哥尽量避开人多的街路,一路小心倒是没有被人发现,在小巷中穿行片刻功夫,便到了仁和堂的后院。

这后院只是堆放一些杂物和供仆役歇息的地方,后大门也较为偏僻,极少有人走动,原先也只有仁和堂供事的小童或者杂役偶尔从**进出。

“果然各堂口都闭了门市,如今看来仁和堂中也不该有别人。”

望着身前紧闭的大门,杨子殇一个起跃腾空,直接越过护院高墙进了仁和堂后院之中,飘身而落也是极为平稳。

闭门几日竟然这仁和堂后院有些衰败的感觉,杨子殇背着虎哥轻车熟路的来到平日药师休息的厢房之中,将虎哥放置在木床上后便独自向药室走去。

“不知堂里现在还有没有天宝续骨膏,我记得王药师似乎存了一瓶在药室中备用。”

嘀咕了一句,杨子殇转身便向药室中走去,他依稀记得前段日子由于刀门弟子受伤较多,而且弟子的伤势也随着两帮间冲突的升级而逐渐变重,所以仁和堂从外地紧急采购了一批上好的丹药,其中就有这天宝续骨膏。

整个仁和堂如今门窗紧闭,连一根照明的火烛都没有,若是常人必定觉得此处漆黑一片,不过对杨子殇来说却丝毫不碍事。

三转两绕的从后院进了中堂大厅,望着空荡荡的中厅,杨子殇突然觉着有些不对劲。

“恩?原来摆放在中厅里的瓷器古玩怎么都不见了?”

扫视了一圈,原本物件满满的中厅此刻除了几张木椅茶几之外只有正上位的一掌八仙桌了,原先摆放在茶几上的瓷瓶古董和吊挂在四周墙壁上的字画居然都不见了!

“难道这仁和堂已经遭龙堂洗劫一空?”

杨子殇猛的一惊,手中陡然出现几块飞蝗石,若是说龙堂已经对刀门下手的话,恐怕就在自己入城的这段时间之内对仁和堂劫掠一空,说不定此刻还没有离去!

放缓步伐,杨子殇极为谨慎的向正堂走去,同时体**劲也调转起来,指间夹着的数枚飞蝗石蓄势待发,若现敌踪,破空夺命!

“奇怪,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龙堂的人已经走了不成?”

一路行来,即便杨子殇变态的五感也没有感应到丝毫声响,除去自己的呼吸之外整个仁和堂一片死寂。

到了大堂**口,杨子殇贴在墙后静等了片刻,也依然没有任何声响,确定没人之后杨子殇脚下轻盈,迈步进了大堂后却是让杨子殇心中更惊。

整个大堂已经被人翻的乱七八糟,帐台的几个抽屉全部零散的被摔落在地,而钱柜的锁更是被钝器砸成两半,除了桌椅大柜这些不值钱的东西之外,整个大堂空空如也,看来这仁和堂的确是遭劫了。

“糟了!药室!”

杨子殇突地一愣,随即暗道不好,这仁和堂除了钱财便是药草和丹药最为珍贵,这劫掠的盗匪连大堂都给洗劫一空,那药室又岂能放过?

三两步从大堂赶到药室门口,原本光滑的精铁门已经被砸开了一个大口,残破的精铁皮向外翻卷着,望着这能让一人通过的大洞杨子殇心中一沉,再也顾不得其他,直接闪身进了药室。

偌大的药室之中倒是没有大堂那般狼藉,杨子殇一眼扫去,剑眉紧蹙,药橱上有半数药柜被抽出,凡是被抽出的药柜自然空无一物。

“黑丝金花,六祁虫兰,叶伴龙……”

随着杨子殇扫过药柜前那一个个木质铭牌后,他才发现被取走的无一不是珍贵药草,而类似与止血草,犀月花这类随处可见的普通药草却是动都没动。

没有在药橱前逗留多久,杨子殇皱眉大步来到仁和堂摆放丹药的铁柜前,望着那被打开的柜门,杨子殇双眼猛的一缩,随即陷入沉默之中。

“轰!”

突地,药室中突然爆出一声巨响!

“居然,一枚丹药都没有留下……”

杨子殇暴怒之下的一拳重重的砸在铁柜之上,夹杂着内劲的拳头上居然诡异的负着一层淡淡银芒,宛如漆黑夜空里的皎月一般温和却又清冷,这雷霆一拳直接将那铁柜直接贯穿,嘶啸的拳风将一旁的木椅都震成碎屑。

自己无意间发怒挥出的一拳竟然强横如斯!方才那瞬间耀起的银芒如凉水一般将杨子殇心中腾起的怒火刹那间浇熄。

愣愣的将自己的手臂从铁柜中抽出,杨子殇抬起自己手掌,一眼扫去竟然发现有几丝银色细丝在掌中涌动,大惊之下的杨子殇猛的眨了眨眼,再次看去后倒吸了口凉气。

分明几丝银色雷电在掌中奔涌雀跃,片刻功夫便消散在黑暗之中,随后又不时的从自己掌心处冒出几缕雷丝,一时间自己的手掌上银芒闪烁,煞是好看!

看着这种被传为天地间最具毁灭Xing的异物竟然在自己手中游动、嬉戏,杨子殇的大脑一时还无法反应过来,进入瞬间的空白,只是不停的猛咽着吐沫。

“嘶嘶”

看着掌中雀跃的雷丝,一双漆黑眸子里除了这丝丝银亮再没有其他,杨子殇随即缓缓闭上眼,一种温和的感觉从手掌传来,让杨子殇极为舒服。

而片刻功夫杨子殇就发现一种玄妙的感觉,尽管自己不用肉眼注视,似乎也能看到掌中的雷丝,一片漆黑之中只有正前不远处飘荡着几缕银色,而杨子殇更是从中感受到一丝熟悉亲切,甚至一抹喜悦兴奋。

“这种感觉实在,实在是太美妙了。”

杨子殇忍不住低呼出声,心中虽然惊异但是仍然十分欢喜,仿佛这些涌动的雷丝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或者说,这细小的电蛇就是自己!

“嘶嘶!”

另一只手臂之上突然传来一阵丝滑凉意,杨子殇心中一喜,暗道或是腾蛇终于从沉睡中醒来,睁开眼果然见从自己衣袖中探出脑袋,蛇信吐得老长,一双诡异的菱形眸子直直的盯着杨子殇手中的雷芒,蛇身则是绕在杨子殇的手腕处越缠越紧,似乎有些畏惧。

“小腾?你很怕这些雷电?”

杨子殇疑惑的望着腾蛇,见它那忌惮模样心中叫奇,这腾蛇一向给自己的感觉都是天不怕地不怕,未曾想到几缕雷丝便让它露出畏惧的神态。

“嘶嘶!”

转过头来望了一眼杨子殇,随后又撇头瞧了一眼雷光,蛇头连点的同时缩着身子便向后爬去,一脸的畏惧。

暗暗猜测这雷电可能与自己当初封印的千年雷鬼有关,反正对自己肯定有益无害,杨子殇索Xing不去多想,再见小腾这般畏惧而虎哥还在昏迷之中,自己也没有时间在这上面多耗费功夫。

“你醒了便好,走吧,我们还要去找丹药救治虎哥。”

杨子殇心神一动,那几缕雷芒瞬间消散在手掌之中,宠溺的拍了拍腾蛇的小脑袋,转了一圈之后丝毫没有发现的杨子殇转而向屋外走去。

缠绕在臂膀之上的腾蛇似是有些疑惑,歪着脑袋盯着杨子殇那只原本闪动雷芒的手掌,神情依旧有些畏惧,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不过杨子殇也没有在意,妖兽再凶悍也是兽类,畏惧雷电也是正常,更何况腾蛇在他眼中至多也只是幼兽一般的存在。

“看来这劫掠仁和堂的应该对草药极为熟悉,否则绝对不会将名贵的药草尽数取走,难道真的是龙堂所为?顾不得那么多,如今只得去牧池郡先找到爹娘,再寻丹药给虎哥疗伤了!”

来不及多想,杨子殇将虎哥背在身上之后轻跃从后院**而出,此刻天色仍旧大亮,而路上的行人依旧不多,趁人不注意杨子殇几个起跃飞速向城门口奔去。

小心谨慎的一路背着虎哥出城,不过出乎杨子殇预料,居然出奇的顺利。

不知是自己身上浓重的血腥味让城门的兵卫不敢多问,还是那绕在自己手臂上的腾蛇吓着了城卫,总之是出城的一路。竟然没有人上前盘问自己,至多多瞄了自己背上的虎哥和手臂上的腾蛇。

不过杨子殇也乐的于此,与城卫解释不仅需要耗费时间,若是一言不合很有可能大打出手,到时更是麻烦。

或是第一次到了有人居住的地方,腾蛇显得极为兴奋,对周围的建筑、路过的行人皆是大感好奇,将那雷芒的恐惧抛掷九霄云外,今天居然破天荒的钻出绕在杨子殇手臂上四下张望。

不过出了龙阳,四周虽不如苍云山脉中高树林立,但是也是官道两旁也是郁郁葱葱,腾蛇看了片刻功夫顿时觉得乏味无趣,转身再次钻入杨子殇的衣袖之中,也不知干什么去了。

出城数里之外,杨子殇忽然止住脚步,遥遥望着那模糊的城郭,在群山坏绕中的轮廓还依稀可见,只是渐行渐远,终于到了离别的时刻。

心中感慨万千,自己被逼无奈的离开了生活了十多年的小城,不过杨子殇却并不沮丧,甚至对未来充满憧憬。

实力越强横,踏入的层面越高,接触的世界便越广阔,大千世界,浩瀚九州,人生的精彩在等待自己的到来,即便能安逸的窝在这龙阳郡中,那么必定也是碌碌无为的一生,他,不愿!

这几日已经蜕变的杨子殇对实力的渴望被再次燃起,他不希望以后还会发生同样的事,当别人在用至亲之人胁迫自己时却苦于实力不济,还要隐忍着妥协,在胁迫中斗智,在死亡中求生。

杨子殇也明白,若非运气够好,若非足够机警,若非心智坚韧,恐怕仅仅这几日的功夫就足够自己死上千百次了。

所以踏出龙阳的瞬间杨子殇便决定,在自己安顿好爹娘和虎哥之后,必定要安下心来好好修习鬼道天卷,到时九州之大,何处皆可去,而待自己握有绝强的实力之际,必定能将自己和至亲的命运Cao控在自己手中!

“龙阳郡,龙堂,我杨子殇定会回来,今日之耻,来日百倍奉还!”

心中低低道了一句,杨子殇没有再留恋这小城风光,转身背着依旧昏迷的虎哥,迅速消失在官道尽头。

PS:至这章,第一卷“龙阳风云”已经完全结束,杨子殇也算是初步成长,后期迎接他的将是更加庞大的世界和更加恐怖的对手。

今日是全国哀悼日,沉秋在这里也默默替受灾的舟曲人民祈福,希望他们能早日重建家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