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不灭天机
不灭天机

不灭天机 泰阿 著

连载中 鹿鹿山

更新时间:2020-08-01 21:44:54
泰阿新书《不灭天机》由泰阿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鹿鹿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天地有轮回,唯天机不灭!少年夜寒于微末,逆命而起,寻不灭天机。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0005章海狼盗

灌木中,夜寒一休息,直接就睡着了。

先是进到水晶宫,折腾了一天一夜,从水晶宫出来之后,他又和两条血鲨斗智斗勇,能坚持到陆地已经是极其不容易了。

叽叽喳喳......

等夜寒再次清醒,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微凉的露水滴在脸上,让夜寒一激灵,立马从地上翻身而起。

夜寒赶紧察看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因为突破到了炼体六重,让他的恢复能力都有所大涨,经过一晚的充足休息,现在他的气力也恢复了大半,只要再饱餐一顿,那一定可以恢复到巅峰时期。

在鹿山岛上,夜寒以打猎为生,想要弄一顿吃的,再容易不过了。

半个时辰之后,夜寒面前散落着一地的鸡骨头,擦了擦脸上的油渍,他开始琢磨该怎么寻找夜澜。

真要算起来,夜澜被海盗带走已经过了三天,若是再不快一点儿......

夜寒心里很着急,可现实却让他很无奈,从来没有离开过鹿山岛,让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朝什么方向去寻找,苦思之下只能先寻一个村庄调查一番。

所幸,夜寒登陆的地方既然有不少渔民,顺着他们的脚步,他就到了一个小村。

当夜寒走进小村的时候,村头有几个小孩正在玩闹,一看到他,吓得赶紧跑了回去。

这一下,让夜寒很不解了。

现在,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尽可能的和善,他将暂时用不到的震天龙弓收了回去,浑身上下穿着的都还是泡了几天的旧衣服,为什么这里的孩子看到自己还这么大的反应,难道自己长得这么凶!?

不大会儿,村里就来了一队人,大概有十几个汉子,手里都拿着鱼叉什么的。

“年轻人,你是什么人?”

就在夜寒担心他们动手的时候,从汉子们后面走出来一个老汉,花白的胡子足有一巴掌那么长,浑身更是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息。

只是,看到老汉,夜寒却有些眼熟。

“钟元爷爷?”思索了好一会儿,夜寒才尝试地喊了出来。

老汉听到夜寒喊出自己的名字,当即就是一怔,努力搜索脑海中的记忆,并不记得自己认识面前的夜寒。

见老汉愣神,夜寒继续说到:“钟元爷爷,我是鹿山岛的夜寒,几年前......”

原来,这个老汉名叫钟元,和鹿山岛的老村长是军队里的兄弟,两人退下来之后,钟元还曾到鹿山岛去玩过,当时还见过老村长指导修炼的夜寒,钟元还给夜寒讲过外面的事,所以夜寒对老汉有很深的印象。

夜寒一番诉说,老汉终于想起当年那灵气少年,只是看他的狼狈样子,赶紧询问一番。

当得知鹿山岛也遭到那群海盗的毒手,老汉也是老泪纵横,当下遣散了众人,将夜寒带回了自己家。

“钟爷爷,那帮海盗到底是什么来路?”

从刚才的架势里,夜寒看得出,钟元在的这个村子也受到海盗的侵扰,想来应该能从他这里得到一些关于海盗的消息。

“唉......”

提起这货海盗,老汉也是感觉一阵无奈。

自打海盗出现之后,他们这个以海为生的村子就陷入了无尽的麻烦之中。

村子中虽然有不少青壮,而且在老汉的调教下也颇有战斗力,但和凶恶成性的海盗还是有不小的差距,所以他们守村还勉强,想要和海盗正面交锋就很困难,甚至几次出手都吃了不小的暗亏。

就这样,似乎惹恼了海盗头子,他们也不再强攻村子,而是骚扰。

要知道,村子以海为生,村民们要出海才有收获,被海盗这么一弄,村民们每次出海都会被海盗追着打,生活也一天一天变得拮据了。

因此,当夜寒这造型进村,村里的孩子都害怕,吓跑了。

“这群海盗叫海狼盗,他们就隐藏在不远的海狼湾里,不过他们......”

老汉也不隐瞒,村子被海狼盗给搅和得日夜不宁,他们虽然知道海盗的大本营,但却还是无力回天。

听完老汉的讲述,夜寒的心也凉了半截。

按照老汉的说法,这伙海狼盗在周围的海域内可谓是无恶不作,小到劫财越货,大到杀人夺命,只要他们出现的地方就会有悲剧发生,他们出现到现在的一年多时间里,有不下五个村子覆灭了。

曾经,周围的百姓联名向天佑城发出请求,希望城主派兵将海狼盗消灭。

城主倒也行动了几次,可好几次行动都只是抓住一些小猫小狗,真正的大头早就不知所踪了。

所以,百姓们猜测,海狼盗在城里一定有门路。

而且,每次被严打之后,海狼盗的高层们回来,周围的百姓就要遭殃一次。

渐渐地发展到后来,即便周边的百姓们都知道海狼盗就在海狼湾,但早已没有人想要去消灭他们了,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不能!

老汉没注意到,当听到这些的时候,夜寒的手紧紧握拳。

如果不是城主的不作为,海狼盗也不会如此猖獗,现在更是连鹿山岛这样距离陆地有一段距离的小岛都被屠村,可以想象他们在近海是如何的肆无忌惮,若是有机会,他一定要将这些家伙消灭掉。

“夜寒,事情既然发生了,你还是想开一点儿......”

老汉看得出夜寒心中有想法,可面对这样一伙贼人,夜寒一个人能干什么?

夜寒也明白老汉的好意,不过妹妹在他们手上,夜寒一定要把她救出来。

“钟爷爷,我知道!”

见夜寒情绪不高,老汉也没说什么,招呼儿子送来一些吃的,让他好好休息。

夜寒不想把老汉和村民牵扯进来,所以他在村子休整了两天,从老汉这要了一副弯弓和一柄短匕,便告别了老汉,离开村子后就要遁入山林。

老汉看着夜寒消失的背影,想起逝去的老兄弟,大喊了一声。

“小兔崽子,一定要活下去!”

夜寒听到老汉的话,顿时泪水就流了出来,他明白自己的想法没有能瞒过老人,但面对这样的深仇大恨,谁能释怀!?

与其今后后悔,不如用命一搏!

老汉没有什么能帮上的,只有默默为他祈祷,希望他平安无事。

想想,难怪自己在的两天里,老人如此详尽地给自己说明海狼盗的人员和地形,想来这是他能给的最后一点帮助。

这时,夜寒脑海中闪过老村长,闪过老汉,闪过鹿山村每一个人。

夜寒前所未有的坚定,就如同一只下山的猛虎,散发出骇人的气势。

海狼盗,我会亲手给你们送葬!

山林之中,一道暗影飞快地闪过,很快就到了一处断崖。

这是一个蹄形海湾,在断崖上往下眺望,依稀能看到隐藏在下面丛林之中的房屋,远处还有那艘让夜寒刻骨铭心的大船。

只是,这海狼盗也不是易于之辈,夜寒还看到一些隐蔽守卫的人。

这还不是海狼盗真正的核心,就安排了这样的防御,想要潜入核心,难度可想而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