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不败刀狂
不败刀狂

不败刀狂 景舟 著

连载中 秦朗张力

更新时间:2020-08-01 21:46:49
《不败刀狂》为景舟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杀手之王青龙重生于异世,携带一款无敌系统,横空出世,逆天崛起!身怀武神血脉,十大瞳术,绝世神通,拳打至尊大神,脚踩绝代天骄!犼与天狗伴身,狂意纵横,俯瞰天下,就问一声……还有谁!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正午,晴空万里,骄阳似火。

一阵热风刮来,从地上卷起了一股灼浪,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此刻,在外门的武斗场上,人山人海,熙熙攘攘,就像在菜市场一样,热闹非凡。

玄天宗杂役弟子只有五百多人,外面弟子不到三千人,这次几乎是倾巢而出,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盛况。

所有人热汗淋漓,但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期盼的兴奋,丝毫没有被炎热的天气所影响。

清晨在杂役处所发生的事早就传遍了整个外门,就连闭关修炼的外门弟子都络绎不绝地赶来,想要亲眼见证这场荒唐的生死战。

“你们说,这次谁会赢?”

“废话,后天挑战先天,是个有脑子的人都知道。”

“不一定,秦朗好歹当初也是内门内榜榜首,武道造诣颇深,实战经验丰富,就算刚恢复丹田,突破八星后天境界,但敢挑战先天武者,那么绝对是有信心。”

“信心?我呸,我看是自负还差不多,你什么时候听说过后天境界的人能干的过先天武者?”

“这倒也是……”

——

“长老来了。”

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武斗场的入口处。

只见十几位身着银色长袍,德高望重的外门长老纷至沓来。

众人一见,双手抱拳,纷纷低头,躬身行礼。

走在最后,油光锃亮的苟东西春风满面,昂首阔步,不可一世地朝着弟子们挥手示意。

今天他可是好好打扮了一番,为的就是让自己备受瞩目,好迎来自己人生一大辉煌。

毕竟,这场生死战吸引了无数的外门弟子,正是他露脸的好机会。

外门长老闲庭信步地来到了一块空地上,苟东西目光从人群中扫过,顿时皱起眉头:“他没来。”

“他该不会是临阵退缩了吧?”一名长老开口,语气中透着一丝鄙夷。

二长老摇头:“不会,他敢公然挑战,那就应该会信守承诺,再说现在还没有到时辰,或许还在路上说不定,我们再等等就是。”

长老们的出现,让整个武斗场的议论声小了许多,但依旧还有窃窃私语传开——

“看来这次生死战关乎到长老堂的脸面,长老们很看重啊?”

“屁,我估计是来看秦朗到底怎么死而已。”

“秦朗算死得其所。”

“哼,要我说,先天就算打败后天,也是胜之不武。”

“喂喂喂,你们快看,内门弟子来了。”

——

原本他们还在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但随着人群中一道惊呼声响起,所有人心头一惊,朝着入口处望去。

很快,他们就看到一群身着银色蓝边劲装,英姿勃勃的少年们接踵而至。

为首的是一名面如冠玉,仪表堂堂,手拿折扇的翩翩公子,而在他身后则是一些趾高气昂,自命不凡的少年。

他们浩浩荡荡的穿过人群,在长老们二十米远的空地上驻足,看向外门的弟子和长老们的眼神中透着一抹不屑。

那目空一切的样子,仿佛这些人都入不了他们的眼。

“那就是宋泽宋师兄吧?”

“对对对,听说宋泽师兄前不久已经进入内榜十八,是真正的强者。”

“哇,那就是宋泽师兄,好帅!”

“我数了一下,一共一百十九人,老天,这么多。”

——

随着内门弟子的出现,整个武斗场沸腾了。

他们只是宗门的外门弟子,一生为修炼资源而奔波,有些人呆在宗门里一生都不见得有机会见到内门弟子。

而且,内门弟子最弱都是先天境,总体实力比外门长老不知道强上几倍,就连外门长老见到有些特殊的内门弟子也得躬身行礼,以示尊敬。

现在一下子出现这么多,这对于他们来说,算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只不过他们还没有高兴多久,脸上的笑容骤然凝固。

因为他们发现在内门弟子最后面,出现了一个身姿婀娜的少女。

少女面带轻纱,黑色的秀发随意的披在纤柔的香肩上,无不透着一丝慵懒。

银色蓝边劲装加身,都无法掩盖她那柔软窈窕的曼妙,脚踏玉莲,香风阵阵。

整个人清新脱俗,如同谪仙下凡一般,不染纤尘。

“难道她就是内榜排行第三,被誉为玄天双姝的温婉温师姐?”

轻纱少女一出现,男弟子们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起来,就连女弟子都自惭形秽,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对于他们来说,内门弟子可以不用都认识,但一定要知道内门几大高手或者几位拥有着特殊身份的人物,而温婉就是其中一个。

温婉,温家堡堡主之女,不仅貌美如花,而且文武双全,十二岁进入内门,就成为内榜二十七的存在。

在玄天宗三年,就已经成为内门第三的实力强者,是所有男弟子心目中的女神,也是女弟子共勉的目标。

如果内门弟子是他们一生所追求的目标,那么温婉绝对是九天玄女,不可企及。

看见温婉到来,宋泽眼中闪过一丝爱慕,几步上前,抱拳:“宋泽见过温师姐。”

“嗯!”

温婉视若无睹,淡淡的吐了一个字,与宋泽擦肩而过,走到内门弟子距离更远的一个角落里。

内门弟子和外门长老低头躬身,纷纷行礼。

一旁的侍女掩嘴偷笑,急忙跟上,撑着一把绿色的油伞,替温婉遮去毒辣的阳光。

看着在角落里显得鹤立鸡群的温婉,被对方当成空一样的宋泽自讨了个没趣,讪讪一笑,回到内门弟子的人群中。

“来来来,下注咯,苟东西一赔一,秦朗一赔二十,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都来下注咯。”

这时,一道吆喝声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另一个角落里,撑起了一个帐篷,而两个下人打扮的武者正在忙活着。

在他们身后,一个大腹便便,憨态可居的胖子左手拿着一串提子,右手端着一个装满酒水的高脚杯,眯着眼睛,惬意地躺在一张摇椅上,显得十分享受。

苟东西最忌讳别人叫他全名,脾气刚想发作,只是看清楚那胖子的模样后,整个人就像打了霜的茄子,焉了下来。

“哎……”二长老摇摇头,苦笑一声,没有任何举动。

众长老眼角抽搐,站在原地,沉默不语。

“小姐,那个败家子怎么来了?”温婉身旁的侍女感到十分困惑。

“不管他。”温暖轻声说道。

“***,哪来的傻子,敢在这开盘口。”

宋泽身旁一个内门弟子叫骂一声,就想上前给胖子三人一顿教训,却被宋泽给拉住,他转过头,眼中透着一丝询问:“怎么了,师兄。”

宋泽摇头:“他,你惹不起,我也惹不起,整个玄天宗的人全部加在一起都惹不起。”

“啊?”

内门弟子都傻眼了。

玄天宗的实力可是整个东州名列前茅,怎么可能比不上一个脑满肠肥的胖子?

但很快静下心来,宋泽是他们领头人,平时见多识广,既然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他们好整以暇,没有去询问胖子的身份和来历,但眼角的余光还是忍不住在打量胖子。

内门弟子的声音不大,但也不小,多多少少传入了外门和杂役弟子的耳中――

“这胖子是谁,好像没见过。”

“看他的打扮不像我们玄天宗的人,应该也不是参加外门考核招进来的世家弟子。”

“我看长老和宋泽师兄好像都很怕他,该不是哪个大势力下来游玩的弟子吧?”

“你见过哪个大势力的弟子和他一样,十指带着戒指,脖子上还挂着这么粗的金链子?”

“娘的,你不说我还没看到,这该不会是哪个穷乡僻壤出来的暴发户吧,他难道不怕被杀人劫财?”

——

在场所有人都在猜测胖子的身份,但同时有些弟子眼冒精光,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感受到无数道灼热的目光向自己投来,二长老嘴角一抽,有些无奈:“今日随意。”

他当然知道这些弟子心里打什么主意。

聚赌虽不至于是重罪,在宗门里依然是犯了宗规,要受到不轻的责罚。

平时没人敢可触犯宗规,可现在有这么一个公开的机会放在他们眼前,怎么可能会错失良机?

果然,二长老的话一落下,所有弟子撒开脚丫子,鬼哭狼嚎一般的冲向帐篷——

“先给我登记,二十金币赌苟长老。”

“才二十,你急个屁,我压苟长老一百。”

“我出三百金币,压苟长老赢。”

“我出一千金币,这可是我的全部身家,压苟长老。”

——

“慢着!”

这时,一位身穿银色蓝边劲装的内门弟子走上前,看向胖子:“今天少说也有三千人,如果一人压一百,也有三十万金币,一赔一,你就要出六十万,就算你身份不简单,我也不相信你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大一笔巨资。”

刹那间,所有人古怪的都看向胖子。

一个外门弟子一年最多也就一千两百金币,六十万就得五十年,要换成大点的家族,这起码也得好多年。

这胖子有钱赔?

“啪!”

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响起,内门弟子捂着火辣辣的半边脸颊,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下人打扮的武者:“你敢打我?”

武者目露轻佻:“你信不信我现在宰了你,玄天宗也不敢为你出头?”

语气中充满了霸道,所有人都懵了。

内门弟子感到十分委屈,扭头看向宋泽。

宋泽眼皮抽了一下,快步上前,朝胖子抱拳:“沈公子,我这位朋友不懂事,还请你能够大人有大量饶过他这次。”

说完,从怀中取出一叠金票,递给下人模样的武者:“我宋泽带头压苟长老五万金币。”

市面上,金币太多过于沉重,携带不方便,所以可以兑换成金票,金票的面额不同价值也不同。

宋泽转身,朗声喊道:“这位沈公子的身份和来历,我不便透露,但我宋某人在这保证,沈公子有能力也有实力赔付,大家尽管下注。”

说完,拉着被抽耳光的内门弟子离开。

得到宋泽信誓旦旦的保证,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但看向胖子的目光变得凝重了许多,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钱递上,没有了之前大声的喧哗。

队伍排起长龙,每个人都规规矩矩,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直到两个小时以后,所有人都拿着一张收据,心满意足地回到了原处,眼神迷离,幻想着一日暴富后的画面。

温婉玉步轻移,来到档口前,从纤细的腰间取出一叠金票:“我压秦朗,二十万金币。”

哗!

整个场面一片沸腾。

“温婉师姐太看的起秦朗了吧?”

“二十万,足够一个世家锦衣玉食好几年了。”

“可惜了,温婉师姐的钱要打水漂了。”

“我看温婉师姐挺有信心的,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吧?”

——

宋泽眼中闪过一道异色,若有所思。

“看来你不被人看好啊?”一名长老在苟东西身旁,揶揄道。

“哼!”

苟东西冷哼一声。

全场清一色都压他赢,温婉却压秦朗,明显是看不起他。

但他也知道温婉在玄天宗的地位比他高,可谓身份悬殊,也只能生生闷气,宣泄一下不满的情绪。

“温姑娘,请拿好。”下人模样的武者递给温婉一张收据。

温婉接过,转身离开,留下一阵香风。

整个武斗场,一时间,陷入了一片寂静。

随着时间流逝,天气也越来越热,每个人都开始变得口干舌燥,几乎都快被蒸熟了。

外门和杂役弟子不比内门弟子可以做到真气外放,抵御寒暑。

他们都是人,人都要吃饭,自然就怕热,根本无法承受在太阳底下长时间的曝晒。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人开始抱怨——

“怎么还不来,该不是跑了吧?”

“距离生死战都过了半个时辰了,我估计秦朗是怕了。”

“娘的,这要是害我们白等,我估计在场所有人都不会放过他。”

“他要妨碍老子赚钱,老子就去弄死他。”

——

炎热难奈,一些弟子已经受不了开始脱去衣衫,露出赤裸的上半身,惹得一些女弟子不禁翻白眼。

当然,也有些女弟子在汗流浃背的情况下,露出了曲线的玲珑,隐隐地还能看见里面的亵衣,引得一些弟子口哨频频,放声狼叫。

看着眼前越来越不堪的一幕,长老们脸上也挂不住了。

二长老看了一眼苟东西:“去他的住所看看,叫他赶紧过来,要这样下去,成何体统?”

苟东西收回色迷迷的双眼:“放心,我要找到他,非打断他一条腿不可。”

说着,就转身离去。

也就在这时,一道霸气的声音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难道你们不知道,通常主角都是最后出场的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