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妃子守则
妃子守则

妃子守则 娘城 著

完结 太后小姐

更新时间:2020-05-09 05:54:00
《妃子守则》是娘城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妃子守则》精彩章节节选:贵绯色觉着自己一直是个善良的主,见到乞丐都会心软的人,没有想到摔一跤也能摔死。  作为一个和他国王爷和亲,并且丧失双亲的将军小姐。绯色语噻中,然而得知回家的办法就是勾哒皇上后,绯色奔溃了。  为了回家,为了向美好的生活前进,绯色使出浑身解数勾引皇帝;但是谁能告诉她,订了婚的未婚夫不是讨厌她的么,现在怎么追着她跑了。  “我不想远嫁呀!”她只想回家,绯色泪奔中。  “我们已经定亲了,马上就成亲了”楚天钊淡定的看着不淡定的绯色。  本文一对一,爆笑文。  备注:本来是爆笑的来着,但是不知为毛,写着写着偏题了,变成阴谋论去了。呜呜,抹泪中。  ***************  这是一篇搞笑升级文新书求呵护!!!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原身的遗愿到底是什么,绯色喝了水后,没有在哭泣了。脑海中回想着那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话,完成原身的遗愿。听说原身很喜欢皇帝,她的遗愿不会是嫁给皇帝吧!她发着呆,神游虚外。

“小姐,六王爷来了。”翠凝走进亭子,对着小姐深深的行了个礼,就算小姐这久对她不错,她也不能忘了该有的礼数。

绯色正坐在石凳子看着荷塘里游来游去的鱼儿发呆,手中拿着一把鱼食,正在无精打采的丢到荷塘里。

听到翠凝的话,她转过头来,脸上带着少许诧异,那张绝美的五官让翠凝从心底都震撼着,长成这样,她们这些小丫鬟都不敢妄想。

只是转个身,那种宁静和大家闺秀的气质一览无遗,让翠凝膜拜着。然而绯色杵着石凳跳了下来,石凳本就不高,她这个动作倒还把所有的美感都给破坏了。翠凝深呼吸了一下,眼角也抽搐着,相处后才知道小姐与众位姐姐口中的人儿相差甚远。

所以这段时间,她也放松了不少,至少能跟小姐开玩笑,她也不会怪罪。

只是小姐太爱动了,伤本就未好全,她还到处跑,到处跳,让她的心肝颤抖了一久。

“六王爷。”绯色深思了一会儿,还是想不起来这么是那座大神,她把视线放在翠凝身上。

“就是与小姐定下婚约的六王爷。”翠凝知道小姐的毛病,早在路上时就打探好了,这些日子,她学的不多,倒是打探消息和八卦灵活了不少,与之前呆愣的那个丫头全部相同。

而作为小姐身边的大丫鬟,她的底气也足了许多,现在了房门,她也懂得利用身份,利用身边一切可用的资源。这都还是小姐教她的。

绯色紧忙的走了两步,出了亭子。

清新的空气,到处都冒着一股雨后的新鲜,这是她来到这里唯一觉着不错的地方。离闺房相隔不远,所以刘妈妈才允许她来这里打发时间。

然而古代的日子真是太闷了,对于她而言就像是一座金丝笼,囚禁着她。可是伤势还未好全,她也不敢拿原身的身体不顾,只能憋闷着在这座院子里打发时间。

翠凝在前面带路,绯色在后面慢慢的走着,速度不快,边走脑子是里边思考着那个六王爷。她没有继承原身的记忆,也不清楚原身和这个六王爷到底熟不熟。照翠凝和她从各个方面打听来的消息,应该不熟吧!她安慰着自己。

这个王爷也真是的,好好的自己国家不呆,跑到别的国家来捣乱。

绯色觉着脑子很乱,她唯一能行的就是体育了,中国武术和跆拳道这些练得也不错,那也只是对于普通人而言。小说中不都是说古代的大侠武功很高,来无影去无踪吗?飞檐走壁不在话下。她这点武力值去不被人家卸了才怪。

她很担心,若是见到了外人就露陷了,她这个小姐还怎么下去,虽然她也不愿意当。但是只要想到她占了人家的身子,还要完成原身的遗愿自己才能回去,就不得不努力的适应。

一路上绯色都在思考着等下该怎么应付,所以路也没有看。

“小姐”翠凝唤了几声,发现自家小姐还处于神游状态,她在望了望已经到了的厅堂,大胆的扯了扯小姐的衣袖。绯色才反应过来,抬起头观察着周边的环境。

这是将军府的厅堂,专门接待客人的地方,她没有来过。

只是大略的瞥了一眼,就走了进去,她得保持稳静,把这个什么王爷给应付过去。

可是进到了里面,她却不知道该说啥了,正常的原身看到这一幕应该怎么说。拜访未婚妻还带着女人。

映入眼前的男子有着高挑秀雅的身材,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那笑容颇有点风流少年的佻达。下巴微微抬起,杏子形状的眼睛中间,星河灿烂的璀璨。他穿着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手持象牙的折扇。

怀里抱着一个绝代佳人,身着了一身深兰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对镜梳洗.脸上薄施粉黛,一身浅蓝色挑丝双窠云雁的衣裳,头上斜簪一朵新摘的白梅,除此之外只挽一支碧玉玲珑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迈著莲步。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正笑意盈盈的对上绯色的视线。

在路上时她就从翠凝口中知道,自己的这个未婚夫叫楚天钊,听说是个闲散王爷,清闲的无所事事,这次出驶齐南,随行的还有个妹妹。没想到被齐南皇帝给安排了一桩婚事,她想是谁都不乐意吧!这个王爷竟然没有当面反驳,而是从她这里寻找各种突破口。

绯色想肯定是在西楚混不下去了,才跑到齐南的地头上撒野,没想到皇帝鸟是鸟他了,但是终生大事完蛋了。

翠凝递过来茶水她就赶忙的接过来喂到嘴边。视线却一直集中在对面的男人身上,入口的茶水却滚烫,惊得她一下子跳了起来,茶杯碰的掉落在地。

茶水淋了她的大腿上,火辣辣的又烫又疼,她跳了起来忙着搓腿。也就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这个模样有多狼狈。

楚天钊诧异的挑了挑眉,怀抱里还抱着个女人,一脸的胭脂水粉。

这个贵绯瑟现在是在搞哪样,这是他脑海间冒出来的第一名词。

翠凝也赶忙的帮着小姐扑去腿间茶水,隔着一层还算厚实的衣裳,绯**起来把裙子向外拉动时,烫得感觉就去了大半。隔了这两分钟,凉了一下,也就没有多大的感觉了。

她抬头看着那个六王爷,想着原身的脾气,作为一个未婚妻,未婚夫怀抱里抱着女人,就算在不喜欢这个人,她也会嚣张得让那个人后悔。

再想想自己现在不做点什么,一点也不像原身的风格,然后快速的走上前给了那女人一巴掌。“贱人”对着那女人狠狠的吐了一句。然后垮着脸看着楚天钊。

“她打我。”楚天钊怀中的女人不可置信的捂着脸,扭着水蛇的腰在他的怀里振动着。看到六王爷么有帮她的打算,好好的看着这一幕,委屈冲上心头,扭捏的站起来跑了。

“六王爷来将军府所谓何事。”女人走了,绯色看着顺眼多了,对着喝着茶的楚天钊问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